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四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作者:牧童骑黄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正在熟睡中的刘一舟,被外面的动静吵醒,几乎是出于本能般,一下子翻身坐起,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时,眼里全是游移不定的惊讶!

    白天的时候,有牧民回来说,部落的附近,有大唐人出没,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似的,刘一舟便猜想,肯定是来寻找徐毅的人了。

    没想到,这才隔了几个时辰,就已经找到部落里了吗?

    然而,还没等他想明白,就有人突然推门进来,冲着还在那里发愣的刘一舟,便道:“公子…公子,那姓徐的逃走了!”

    听到这话的刘一舟,脸上的表情,顿时便微微一愣,但随即,便猛地从床榻上跳下来,一把推开眼前的人,直接便冲出了毡房。

    然后,刘一舟便看到了夜空中,一道明亮的烟花,高高的悬挂在天际,在晴朗的夜空中,显得格外的耀眼。

    “那…那是什么?”刘一舟惊讶的抬起头,望着夜空中的信号弹,不由的开口问道。问这话时的刘一舟,似乎都忘了徐毅的存在了。

    然而,这话却问的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的茫然,说实话,他们也想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只是,既然刘一舟都已经问了,旁边便有一名壮汉,迟疑了许久,这才冲着刘一舟,小心的说道:“这…这是方才从那姓徐的毡房里射出来的!”

    刚刚有人看到马厩那里,有人骑马离开,便怀疑是徐毅逃了,飞快的冲去徐毅的毡房!

    结果,刚刚才掀开门帘,都还没看清,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便听的‘嗤嗤’声响起,随即,便是火光升腾,一道亮光从毡房里,突然间便冲天而起!

    “老高,你不是说已经搜了他的全身吗?”听到面前壮汉的这话,刘一舟的拳头,便不由的握紧了,目光转向当日带着徐毅来的壮汉,语气冷冷的开口道。

    “是…是搜了的呀!”听到刘一舟的这话,那名的壮汉的脸上,顿时便出现一抹慌乱,目光迎着刘一舟冷冷的目光时,眼中竟是匪夷所思。

    正如他所说的,当日,他的确是搜了徐毅的全身,搜的还相当的仔细,徐毅的身上,不可能再藏有任何东西的!

    “那这个又怎么解释?”听着壮汉的解释,刘一舟便不由咬了咬牙,抬头望着夜空中,已经渐渐开始消散的烟花,冲着壮汉便冷冷道。

    这话便让壮汉有些哑口无言,这也是他无法想明白的,当日,他可是明明搜完徐毅全身的,怎么可能还会留下别的东西呢!

    然而,想到这里的时候,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微微的张大嘴,一脸惊疑的道:“想…想起来了,是腰带!”

    而后,便在刘一舟等人惊讶的注视下,那壮汉便说起了,当日徐毅护着腰带的样子!

    当时,看到徐毅那么大的反应,他也一时没往深里去想,主要是,也没想过,腰带里会藏下什么东西的!

    但现在想起来,这些出现的东西,应该就是都藏在腰带里了!

    “你当真是成事不足啊!”壮汉话音落下的瞬间,刘一舟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将枪口对准了壮汉的额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

    “公…公子,是某家疏忽大意了!”被枪口抵住额头,壮汉也没想着逃避,直接便在刘一舟的面前,‘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一脸懊悔的开口道。

    眼前壮汉的这话,不光是让刘一舟愤怒,便是身旁的几名同伴,也是一脸的愤怒!

    不过,看着夜空中,已经慢慢开始消散的烟花,想想附近出没的大唐人,一名壮汉便在这时,凑近了刘一舟身旁,小心的开口道:“公子,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是啊公子!”这名壮汉的话音落下,旁边立刻便有人附和着,开口道:“附近的大唐人,可能很快就来了,此地不宜久留啊公子!”

    “不能让姓徐的逃了!”听到这话的刘一舟,刚刚被愤怒冲昏的脑袋,总算是清醒了一些,微微的吸了口气后,便收回那把抵在壮汉额头的手枪,一脸发狠的说道。

    他费了如此大的周折,才将徐毅从长安骗到漠北,如今,就这么让徐毅轻松的逃脱了,心里实在是有些不甘!

    不过,身边的人说的也对,头顶这么明显的信号,定然也会让附近的大唐人看到,继续留在部落里,只能等着自投罗网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刘一舟便狠狠的一跺脚,转身便向着毡房走去,不大的工夫时,便带了一个包袱,快步的从毡房出来。

    这个部落,被他父亲经营了许多年,原本是留给他的容身之所,只可惜,他加起来,也没享受几天的时间,就要再一次舍弃了!

    “派人去告诉各部落!”转身从部落离开时,刘一舟回身望着身后的部落,目光中,闪烁着愤恨的光,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就说是徐毅在漠北失踪了!”

    说完了这话的刘一舟,便猛地转身,手中的马鞭高高扬起,随即,便听的胯下的坐骑,猛地长嘶一声,向着徐毅刚刚离开的方向,飞快的狂奔而去。

    徐毅的名字,在漠北的各部落间有些讳莫如深,但那是在大唐庇护之下,而今,徐毅只身在漠北,身边没了大唐骑兵的守护,那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既然他得不到,那就也别打算,能活着离开漠北了!

    老太监胯下的坐骑,在黑夜中狂奔着,如同一道离弦之箭般,而在他的身后,则是同样狂奔的十几条人影。

    一个个微微的前倾着身子,目光紧紧的盯着,在他们前方,那夜空中耀眼的烟花,仿佛,随时随地都要射出的弩箭一般。

    急骤的马蹄声,响彻在夜色中,耳畔风声在呼啸着,没有人开口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只紧紧的盯着夜空的那烟花。

    那烟花,乃是徐毅从长安出发时,便跟他们约好了的,只要看见了烟花,就是徐毅在召唤他们过去。

    这些天,他们一直沿着徐毅的踪迹追寻,一天到晚的盯着天上,感觉都快看出幻觉了,直到今晚,才算是看到了烟花的出现。

    此时,烟花出现的地方,离着他们还有些距离,然而,在漠北这地方,即便是隔着很远,那夜空中的烟花,却也显得异常的耀眼。

    胯下的坐骑,在黑夜中没命的向前狂奔,不大的功夫,便在他们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千人的部落。

    就在他们赶到部落时,此时的部落里,早就已经乱做一团,有毡房在黑夜中燃烧着,那升腾起的火光中,到处都是乱纷纷的人群。

    有人在试图灭火,有人在叫喊着什么,而在马厩的那里,几十名鞑靼人的勇士,则翻身上马,大声的吼叫着,冲出了马厩,似乎要去追什么人似的。

    “去拦住他们!”老太监一马当先,直接便冲进了乱作一团的部落,但在冲进部落的那一刻,却对着身后的人,冷冷的吩咐道。

    听到老太监的这话,身后原本紧跟着老太监的几人,立刻便调转方向,向着马厩的那边冲去。

    刚刚才从马厩出来的那几十名鞑靼人,眼见着,黑夜中突然冲进部落的十几名大唐人,脸上的表情,便是止不住的一愣。

    但随即,看到有人向他们冲来时,顿时,目光一冷,下一刻,嘴里狂叫一声,‘刷’一下抽出腰间弯刀,凶狠无比的冲了上来。

    这冲在最前面的鞑靼人,生的人高马大的,想必也是鞑靼人中间,十分骁勇善战的勇士,那把弯刀在他的手中,便显得格外的凌厉无比。

    然而,如此悍勇之士,举着那柄弯刀,才冲了一半的路程,脸色便陡然间一变,整个人犹如被遭重击似的,竟然摇摇欲坠的。

    而目光看向他的胸口时,却惊讶的发现,此时的胸口那里,却是突然破了一个血洞,随着那人的摇晃,鲜血便从那个血洞里面,不断汩汩地冒出。

    不光是这人,在他身后紧跟的十几人,此时,也跟他一般,脸色惨白,胸口、咽喉以及额头那里,都同时出现了一个血洞。

    有些人的血洞那里,还留着半截的刀柄,刀柄的尾部那里黑黝黝的,整体如棱形,但若是仔细看的话,那棱形的刀刃上,还有一道浅浅的凹槽。

    那鲜血,便就是从那凹槽里,不停的流出来的!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鞑靼人,转瞬间,便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然而,紧跟在他们后面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到他们终于反应过来时,便听的‘嗖嗖嗖’的急响,仿佛有箭矢破空而来,刚刚才惊讶的想要开口,胸口、咽喉那里,便被插入了一柄短匕。

    一击毙命,绝不拖泥带水!

    刚刚在马厩外,还显得气势汹汹的几十名鞑靼人勇士,这才打了一个照面,都没看清,向他们冲来的大唐人,到底长什么模样,便顷刻间,成了刀下亡魂!

    “前辈,新丰侯呢?”解决了几十名鞑靼人,这些人立刻便折返回了部落,刚好看到老太监的身影,其中的一人,赶紧便开口问道。

    “没找到!”老太监的目光中,此时堆满了阴霾,脸颊的肌肉,都在突突的跳着,一脸要择人而噬的模样,听到这话后,顿时便沉声说道。

    刚刚他在部落里,已经里里外外的搜过了,可就是没找到徐毅的身影,别说是徐毅了,便是刘一舟等人的影子,也没找到一个。

    老太监的这话,使得所有人的脸色,都跟着为之一暗,这都找寻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有了徐毅的信号,现在却突然又没了!

    一名脾气比较火爆的家伙,听完老太监的话后,顿时便气急败坏的翻身下马,一把揪住一名鞑靼人的衣襟,咬牙切齿的问道:“说,新丰侯呢?”

    “没用的!”目光阴霾的老太监,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冲着揪住鞑靼人衣襟的人,说道:“方才老夫已经问过了,这些人根本就听不懂我们的话!”

    刘一舟这家伙的戒心也很重,虽然将这里,当成了他的大本营,可自始至终,都没打算,让部落里的人学会大唐话。

    正如老太监所说的,刚刚他冲进部落里,四处寻找徐毅时,便也顺便逼问了几个鞑靼人,结果,无一例外,那些鞑靼人都对他的话,表现出一脸茫然的表情。

    听到老太监的这话,那名揪住鞑靼人衣襟的家伙,眼里顿时出现一抹失望,目光望着面前,已经吓得脸色惨白的鞑靼人,愤恨之下,便要结果了鞑靼人的性命。

    结果,手掌才刚刚举起,面前本来吓得脸色惨白的鞑靼人,突然便手指向一个方向,嘴里更是叽哩哇啦的叫嚷起来。

    看到鞑靼人的这个举动,老太监的双眉,当场便是微微一皱,随即,便是一个跨步上来,阻止住了落下去的手掌,冲着鞑靼人比划着道:“孩子,还有那孩子呢?”

    鞑靼人仿佛看懂了老太监的手势,学着老太监的手势,比划着孩子的模样,又肯定的指向了方才的方向!

    “应该是没错了!”刚刚目光阴霾的老太监,望着鞑靼人手指的方向,目光中,顿时又出现了一抹希望,说这话时,已经翻身上马,冲着身后的众人道:“追!”

    身后的众人,听到老太监的这话,几乎想都不想,便都纷纷上马,眨眼的工夫,便听的马蹄声响起,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刚刚被揪住衣襟的鞑靼人,直到老太监一行人,彻底的消失在黑夜中厚,这才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在他的眼里,这突然出现的十几名大唐人,就是死神一样的家伙,总共才十几人而已,却在他们上千人的部落里,犹如无人之境一般。

    那些部落里,平素都骁勇善战的勇士,在这些人面前,就如是泥塑的一般,竟然一个照面之下,就被屠戮怡尽!

    这难道还不算是杀神?

    徐毅的坐骑,在黑夜中没命的狂奔着,此时的徐毅,已经来不及去分辨方向了,只想着,能离开鞑靼人的部落越远越好。

    可倒霉的是,他似乎隐隐的听到,身后的不远处,有急骤的马蹄声跟来,这让徐毅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可以肯定的是,身后这跟来的马蹄声,绝对不是老太监他们的,从发现他的信号弹,到赶到鞑靼人部落,这中间还有个时间差的。

    既然这马蹄声,不是来自老太监他们,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刘一舟追来了!

    想到追来的人,乃是刘一舟后,徐毅手中的马鞭,便挥舞的越发用力了!

    他都能想象的出,此时身后刘一舟脸上的表情,应该是极度的扭曲才对,若是他爷俩,这次再落入刘一舟的手中,那估计,真得交待在漠北这里了。

    奶奶的,他死了不打紧,可闺女凭啥要跟着他一起倒霉啊!

    胯下的黑旋风,屁股上挨了几马鞭,似乎也感受到了徐毅的焦急,四蹄便在草地上翻飞,速度竟是越来越快!

    一夜的奔逃,远处的天际边,都已经出现了一抹鱼肚白,然而,徐毅的目光中,却布满了绝望之色。

    这一夜没命的狂奔,眼看着都要天亮了,然而,他却最终还是没能摆脱,身后追来的刘一舟等人。

    夜里都没能摆脱,等到了天亮时,目标更加明显,那就更别想着摆脱了!

    胯下的黑旋风,此时,鼻子里喷着热气,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这匹当年跟随李二南征北战的黑旋风,其实,早就已经过了健马的时候。

    这一夜,能驮着他们爷俩,在草原上狂奔,而不被刘一舟他们追上,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再要是继续,那就有点儿强弩之末了。

    远处的视线中,隐隐约约的出现群山的轮廓,耳畔仿佛还听到河流的声音,徐毅便想也不想,催促着黑旋风,直奔河流的方向。

    没法摆脱身后的刘一舟,那就只能是孤注一掷了!

    片刻的功夫,眼前果然就出现了一条湍急的河流,清冷的月光下,河流泛着一层银光,哗啦啦的流水声,掩盖了身后的急骤的马蹄声。

    徐毅刚到河流边,没等黑旋风停下来,便直接翻身下马,结果,脚下一下没站稳,直接便重重的扑向地面。

    怀里的朝曦,此时,又进入了睡梦中,这一下若是扑倒地面,怀里的朝曦,估计就该受伤了!

    于是,在扑向地面的瞬间,徐毅几乎是出于本能,直接便伸出了手!

    然后,他便清晰的听到,手腕那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一股剧烈的疼痛感,随即,便由手腕那里,迅速的传到了脑中。

    冷汗从徐毅的额头流下,然而,徐毅却已经顾不得疼痛,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挣扎着来到黑旋风旁边,将黑旋风用力牵到了河流中。

    “过河,快!”

    面前的河流湍急,被牵到河流的黑旋风,嘴里发出一声声的嘶鸣,似乎是有些惧怕河流,几次都从河流中退了出来。

    “快过河啊!”身后的马蹄声,似乎越来越近了,看着黑旋风,仍然犹豫不前的时,徐毅便一狠心,抽出了短匕,狠狠的插入了黑旋风的屁股上。

    刚刚还犹豫不前的黑旋风,屁股上挨了一刀,嘴里顿时发出一声长嘶,继而,便猛地钻入河流,拼命的向着对岸游去。

    “对不住了好兄弟!”徐毅看着游向对岸的黑旋风,心里默默地道了声歉,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便猫腰沿着河岸向下狂奔。

    一路追着来的马蹄声,终于停在了刚刚徐毅停留的地方,马上的几人,看着眼前湍急的河流,远远望着河对岸,向着远处奔去的黑旋风,一时间竟是停在了原地。

    “公子,怎么办?”眼前的河流湍急,一名壮汉便将目光,望向了身旁的刘一舟,小心翼翼的征询道。

    “过河!”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刘一舟,听到壮汉的这话后,几乎是想都不想,便突然咬牙说道。

    这话落下时,刘一舟竟然一马当先,率先便打马下河,徐毅既然能过得去,他刘一舟就不相信,他们偏偏就没法过河!

    看到刘一舟率先过河,身旁跟随的几人,立刻便也想都不想,跟随着刘一舟一起,钻入了湍急的河流当中。

    徐毅远远的望着这边,直到刘一舟等人,全都过河之后,这才从藏身处出来,挽起了衣袍,慢慢的钻入了湍急河流当中。

    没了他的驾驭,黑旋风根本就跑不远的,最重要的是,现在马上就快天亮了,等到刘一舟他们发现,过河的就只有黑旋风后,立刻就会醒悟过来中计了!

    然而,他们却绝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还会冒险过河的!

    当然,即便是再次醒悟过来了,徐毅也不用担心,因为,就在河流的对面,就是蜿蜒起伏的山脉!

    若是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徐毅也许会怕了刘一舟他们,但若是进了山脉,手上还有一把手枪的情况下,徐毅绝对不会惧怕刘一舟这几人的。

    七月的漠北,河水透着一股冰凉刺骨的冷,徐毅下水的那一刻,感觉整个人都被冷的麻木了,被湍急的河水一冲,差点就一头栽进河水里。

    好不容易趟过了河,徐毅便累的直接瘫倒在地,抬手看了看手腕那里,月光下,手腕那里明显都已经肿起。

    “但愿不是骨折吧!”现在已经顾不得疼痛了,稍稍的躺在地上喘了口气,随即,便又挣扎着爬起来,向着远处的山脉而去。

    此地,距离山脉还有些距离,他又是徒步过去,眼见着天就要亮了,他要赶在刘一舟等人返回时,必须进入山脉当中。

    要不然,等到天亮刘一舟回来,那就是自投罗网了!

    只不过,徐毅却没想到的是,他这么往山脉里一钻,整个漠北,却乱成了一锅粥!

    大唐人、突厥人,以及铁勒人的轻骑,在漠北的草原上,四处出没,最后,竟然就连突骑施跟薛延陀的轻骑,也出现在漠北草原。

    大家的目标,全都出奇的一致,那便是找到徐毅的下落,只不过,目的却是各不相同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