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奇货可居

作者: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扑面而来的闷热空气中,无数堆积快要堆积成山峦的宝石结晶折射着缤纷的光芒,每一个切面都映照出了那个庞大的身影。

    就在耀眼的火光照耀之下,垂帘之后数十条蠕动的轮廓纠缠在一起,不断有炽热的酸液从黄金之床的边缘滴落,嗤嗤作响。

    待到那喧嚣的嘶鸣和呻吟声告一段落之后,破烂的垂帘后面,有臃肿肥胖的身影浮现,随意的擦拭了一下身上的汗水。

    看向台阶之下。

    赫笛垂眸,平静的等待回应。

    “你是说……槐诗?没听过的家伙啊。”

    统治着雷鸣白原的大群之主·兹姆捏着下巴,思考着弄臣带来的消息:“算了,无所谓,既然你说要关心,我会帮你监看的。”

    “感激不尽。”

    赫笛俯首致谢。

    “不必拘束,既然是尊贵的客人,来到这里,就要像是回到自己家里一样才对。”大群之主咧嘴,拍着肚皮大笑了起来:“如何?我的收藏里,可有你看上眼的么?如果有喜欢的,尽管带去无妨。

    她们可都是很会伺候人的哦,哈哈哈哈!”

    在大群之主的身后,顿时传来一阵娇笑的声音。

    只不过那笑声未免过于惊悚。

    那些畸变之后的怪物们依偎在大群之主的周围,甩着奇形怪状的肢体发出嗔怪的声音,令大群之主的笑声越发的洪亮起来,震的那堆积如山的宝物也嗡嗡作响。

    “……”

    赫笛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很认真的思考了半天这究竟是什么羞辱还是丰厚的馈赠,热情的笑容也僵硬起来。

    “不敢觊觎大人的所爱,在下也没有那样的需求……”

    “你们这些吹笛人的信徒,还真是怪啊。”

    兹姆摇头,满不在意的抓起果盘中猩红的果实,丢进自己嘴里:“相比之下,我神波旬的教喻就更简单直白了,唧唧歪歪一大堆,尚不如及时行乐,投身于无边的欢畅之中。算了,你下去吧,之后的小事你跟我的下属说就好。”

    这帮脑浆都当成液体射出去的白痴,真就一点脑子都没有了,到现在完全就没搞清楚后果有多严重么!

    赫笛的眼中闪现一瞬的阴沉,但终究没有发作。

    维持着仪态,转身离去。

    大门轰然关闭。

    可黄金之床的咀嚼声却没有停止。

    兹姆揽着自己的‘娇妻美妾们’,肩膀上的双手抓着流水一般送到自己面前的果实,含糊的向台阶发问:“你们觉得怎么样?”

    “弄臣不可信任。”

    浑身笼罩在牛首装甲中的武士闷声说道,“那群藏头露尾的家伙,总是别有图谋。”

    “那就随他去,但要看紧一点,别给他借题发挥的机会。”

    兹姆擦拭着嘴角的残渣,嘲弄摇头:“一个现境人?呵,今天是一个现境人,明天说不定就是他们军团里走失的人呢……多半是想要用来压价的手段。”

    牛首武士颔首,“既然如此的话,槐诗还要抓么?”

    “抓,当然要抓。”

    兹姆吮吸着手指上的浆液,咧嘴,无数锋锐的牙齿泛起愉快的光芒:“不但要抓,还要仔细的抓,认真的抓。

    不管是死的,活的,还是什么其他,只要有人想要,那就是宝贝!”

    四双眼瞳里泛起了贪婪的光芒。

    “嘿嘿,奇货可居呀……”

    阴暗的天穹之中不断回荡着宛如铁幕龟裂的雷鸣,不断闪烁的电光映照下,大地一片苍白,宛如骸骨的灰烬铺就。

    长久的昏暗,雷鸣的爆闪,奠定成了这一片地狱的基调。

    燥热的焚风从远方不断的吹来。

    伴随着火山的轰鸣,铁浆如同熔岩那样在河流中流淌,为这个黯淡的世界带来恒定的光亮。

    除此之外,便是荒芜大地上星罗密布的种植园。

    那些异类的壁垒之后,无数佝偻的身影在地狱的作物之间蹒跚徘徊,踉跄前行,偶尔到底之后,便再爬不起来,被嗜血的植株吞吃的一干二净。

    漫长的昏睡中,雷蒙德打了个喷嚏,从暴露之后惨遭分尸的噩梦中惊醒。

    抬起眼睛,便看到,眼前浮现的诡异面孔。

    两颗猩红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酷似狗头的面孔上嘴角勾起,经典黑白配色,咧嘴微笑,尽显邪魅狷狂,顺带露出门牙上的两片菜叶子。

    “你看我像个人吗?”

    它捏着自己的下巴,忽然发问。

    雷蒙德翻了个白眼。

    “别担心,一点都不像!从头到尾就没一个地方是人,跟人沾边的事情,你是一件都没有干过。

    你说你哪里像人了!”

    “那就证明伪装很成功呀。”

    槐诗咧嘴,甩着舌头笑了起来。

    不,你不是伪装……你是现出了原形!

    雷蒙德很想这么说,但俩人距离太近了,槐诗要锤他的话,他实在打不过。

    而且,现在他也不是人了。

    他抬起手,摸了摸头上的牛角,还有已经和过去迥然相异的面孔……不得不承认,他变成了牛头人。

    天国谱系本身对地狱就具备着绝佳的适应性。

    永恒之路的升华者同样对地狱沉淀的影响和深度所带来的侵蚀有着极高的抗性——如果畸变和凝固有个什么进度条的话,那么普通升华者的进度条是一百,到了六十可能就会畸变,那么天国谱系的进度条起码在一百五之上……

    至于槐诗这个家伙,估计把他丢进厨魔冠军的锅里炖个几十年,才可能出现点什么凝固的症状吧?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如此顺利的伪装成地狱生物。

    由于自身圣痕命运之车的影响,在经过格里高利的秘仪之后,雷蒙德自然会向着拉车的神牛靠拢。

    至于槐诗……他为什么会变成个狗头人,实在是个未解之谜。

    现在,能够抛头露面的就只有他们两个,剩下的三人全部都藏在车里。

    而本着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的原则,就连卡车都没逃得过槐诗的毒手。

    在安东和槐诗的改造之下,十对轮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饱蘸着血色的十六支诡异的足肢。

    装甲之上全部覆盖以皮膜,植入了大量地狱植物之后,就长出了一丛丛诡异的血红色花朵。

    钢铁的车身收缩变形,不复往日方方正正的轮廓,变得奇形怪状,车头之上干脆露出了红龙的一张大嘴,狰狞无比。

    虽然看上去奇形怪状……可在地狱里,奇形怪状才是常态。

    不长得奇怪一点,大家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

    就只有红龙还在嘤嘤哭泣。

    “太过分了,车漆,我刚打的车漆……呜呜呜,回不去了,外面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形状,已经回不去了……”

    “……”

    槐诗沉默许久,看向雷蒙德的眼神就分外古怪:“你平时究竟给它看了些什么鬼东西?”

    “这怪我么?”

    雷蒙德大怒:“你回头问问自己的乌鸦,每一次搭便车的时候带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口味一个比一个重!

    像我这种拉拉小手都会脸红的纯爱党,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

    那悲愤的意味溢于言表,简直字字泣血,只是,说这话的时候顶着一个牛头,就分外没有什么说服力。

    雷蒙德,三十二岁,未婚,单身老司机。

    至今没有过女朋友……

    “你也不容易啊。”

    槐诗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咱们两个单身狗,何必互相伤害呢?”

    “求求你,闭嘴吧!”

    雷蒙德的血压已经拉满,不想说话。

    “急什么?还有一会儿才到铁炎城呢,这么长的路,咱俩唠唠嘛!”

    “闭嘴,不唠,我要睡觉!”

    雷蒙德重新戴上眼罩,仰天躺在红龙的车顶上,不想再说话了。

    深度十九·雷鸣白原

    在深度区之中也是诸多地狱交汇的地方,随着深度潮汐上到来,越来越多的地狱与这一片荒漠接壤,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多的地狱大群。

    乃至,更多的财富……

    诸界之战的到来,也令它的地位变得越发重要。

    波旬的力量在这里根深蒂固。

    狂欢与贪婪的掠夺从不停止,而这一座地狱的核心,便是屹立于火山之下的铁炎城。

    在天文会的数据库中记录,这里守备力量一共有四支地狱大群,分别是遍布各个深度地狱的米诺陶斯盾卫,来自冻土的霜骸聚落,被豢养的棘龙大群,乃至本土的霸主石熔魔龙。

    除了灰烬一般的泥土适合种植特殊的作物之外,在这里最著名的产出便是武器。从火山中流出的铁浆经过了日夜不断的锻造之后,很快就会通过各种渠道,送至各方统治者的手中。

    在日渐迫近的诸界之战中,它已经变成了一个重要的中转枢纽和各方交换资源的集市。

    统治这里的是波旬的所赐福的冠戴者·兹姆,同时,也是石熔魔龙的大群之主。正因为麾下无数巨型蠕虫一般的石熔魔龙在火山之中日夜钻探,才能有源源不断的地狱之铁产出……

    隔着遥远的距离,便能够察觉到大地的震荡。

    好像地壳之下有什么庞然大物穿梭一样,低沉的闷响驰骋而过,地面莫名其妙的龟裂,尘埃升腾而起。

    越是靠近那一座火山之下熔岩拱卫的城市,雷蒙德脸色就越发的僵硬。

    紧张。

    哪怕是噩梦之眼的雇佣兵,也从来都是打打杀杀,从来没有过这种大摇大摆送菜上门的经历的。

    天空中,徘徊的小型棘龙越来越多,冰冷俯瞰,不时俯冲而下,叼起了道路上的可怜虫升起来,很快在惨烈的嘶鸣中,就会有一阵隐隐的血雨混着尸块洒下。

    不知是槐诗的狗头长得实在过于鲜美,还是看上去就像个软柿子,越来越多的棘龙汇聚而来,但忌惮着红龙的大嘴,不愿意轻易试探。

    一直跟到了入城前的巨大关卡处。

    在漫长的队列和无数奇形怪状的载具和骑乘生物中,红龙的体型竟然也不算突出。而前后那些奇形怪状的地狱生物里,俩人的样子简直称得上可爱。

    很多时候,指望那些兽性多余智慧的地狱大群彼此之间能够和谐相处,遵从秩序,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更多的时候,还是由纯粹的暴力和威慑在维持着这这一座城市的稳定。

    当然,首当其冲的,要给那些入城者们一个下马威……

    无数箭炮的瞄准之下,城墙上,牛首的米诺陶斯大群冷眼俯瞰,未曾因为来了个老乡有任何的温情。

    一道冰冷的光芒从墙壁悬挂的巨镜之上落下,一扫而过,没有识破他们的伪装。可不等雷蒙德悄悄的松了口气,便有一道苍白的雾气向着他们飘来。

    在恶寒和冰雾之中,霜骸阴灵抬起赤红的眼瞳,漠然发问:“姓名?”

    “罗素。”

    红龙头上的狗头人张口,不假思索的回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