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八章 审问

作者:尹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逸自然听不到楚欣的楠楠之语,他自顾自前往酒吧,在一群人的迎接中来到了酒吧地下。

    地下酒吧大厅里只有寥寥几个人,楚路和红姐坐在沙发正中,她俩你一下我一下的摆弄着改造人的人头。

    一边摆弄,楚路还一边朝红姐抱怨到。

    “红姐,你这魅惑也不好使啊,他连个屁都没放!”

    “呸,这都不错了,起码这脑袋不骂人了对吧!”

    红姐调侃一声,她话音落下瞬间,手里的脑袋居然配合她说了起来。

    只听那脑袋说道。

    “哼,这位美女说的没错,要不是看在美女的份上,哪怕用我的次金属牙,我也要活活咬死你丫的!”

    “嘿,你还嘚瑟!”

    楚路登时一脚丫子蹬在改造人脑袋上,这时白逸才看到楚路居然光着脚。

    阿不,他穿着拖鞋。

    见到这一幕,白逸挥手朝楚路喊到。

    “脚拿开,你要让我怎么拎他!”

    突然听到白逸的声音,楚路一怔,他赶紧将脚放下。

    “白爷来啦!”

    说着,楚路看向白逸,当他看到白逸脑袋上带着的鸭舌帽,和白逸那略显光滑且毫无毛发的眉头时,楚路当真咬紧牙关才憋住了笑。

    只见他起身穿好拖鞋,然后抢过那颗脑袋朝白逸走去。

    “白爷,让你失望了,昨晚审了许久,目前只知道他叫德林·威廉姆斯,商国人,面部做过整改,还下载过鲁国语言包,属于隐藏比较深的间谍。”

    一边说,他一边拎着这颗脑袋的耳朵,将脑袋朝白逸扔过去。

    眼看那颗脑袋即将撞进白逸怀里,白逸居然猛的起脚,一脚丫子踢在了这颗脑袋上,只见这颗脑袋打着璇的飞了出去,狠狠砸进旁边的墙壁里。

    直到脑袋被踢飞,白逸才本能的觉得不对,他刚刚真的是把脑袋当球踢了。

    楚路和红姐也被白逸这一脚搞的有点蒙,他俩茫然的对视一眼,然后齐齐朝白逸问道。

    “您这是?”

    “咳咳,你俩就是对他太温柔了,这样怎么指望他开口!”

    白逸顿时严厉的说道,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没当过干部还没学过怎么推卸责任么?

    或许这不叫推卸责任,而叫做语言艺术。

    听了白逸的解释,楚路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来,他对白逸轻声解释道。

    “白爷,我们倒也用过厉害的,只是这颗脑袋的材质也是特种金属,非常坚硬,而且改造人也根本没有痛觉神经。”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白逸皱着光溜溜的眉头问道,楚路则轻轻点点头,又摇摇头。

    “办法倒是有,我们可以尝试拆开这颗脑袋,将他的记忆插件连接到专业的设备上,对他的记忆进行提取,以此来得知他潜伏十三区的目的和他这次行动的前因后果。”

    “那就去做啊!”

    白逸当即说道,楚路顿时继续摇起头来。

    “可是白爷,我们没有设备啊,十三区最好的科技企业就是那见鬼的电视台了,我们根本没办法对他进行拆解,除非我们将他送到鲁国国内的高新研究所。”

    一边说,楚路还一边不断的皱眉。

    “而且就算是送到研究所,我们也无法保证他的记忆一定能完美提取,毕竟商国前沿人文科学基地曾流传过一句话,无论何时,大脑都是人类最后的禁区,也是最大的密藏。”

    说着,楚路朝白逸无奈的摊开了双手。

    “总之,这该死的脑袋就和茅坑里的石头差不多,我们拿他没有办法,但又实在舍不得毁掉。”

    “这样啊,妈的。”

    白逸听了,略微有些不爽,但他必须承认楚路说的没错,起码在十三区这个环境里他们拿这颗脑袋真的没什么办法。

    这样想着,白逸走到墙边将那颗脑袋扣了下来,随后他拎着脑袋的头发让脑袋的正脸看向自己。

    脑袋一看见白逸,立马忍不住略微惊讶的张开了嘴,迟疑片刻之后,脑袋轻声嘀咕到。

    “不愧是长生组件,恢复力真是强的吓人!”

    “长生组件?”

    白逸轻声问道,谁知脑袋闭口不言,就像没听见白逸的问题一样。

    看着不再说话的脑袋,白逸拎着他坐到沙发上去,他将脑袋放在自己正前面,随后对脑袋说道。

    “怎么哑巴了,告诉我长生组件是什么?”

    “哈哈,你以为我会说?”

    脑袋突然开口大笑着嘲讽到。

    “别想了,混蛋,我就是喜欢用话吊着你们,看你们那对我透露出的一星半点费解不已,想知道却又无法得知,甚至气愤到欲求不满的样子,我就爽的不得了!”

    “呵呵。”

    听着脑袋的嘲讽,白逸笑了笑。

    “脑袋,要知道老子才是该生气的人,你们来老子的街上搞老子我,把老子雕毛都烧没了,这样看来,先惹我的是你们,对吧。”

    “哈哈,管他谁先惹谁呢,你们鲁国人就是喜欢讲规矩。”

    “不,纠正一点,我是十三区人,不是鲁国人!”

    听了脑袋的话,白逸郑重对脑袋说道,同时他轻轻拍了拍这颗脑袋的头发,随后他沉思片刻,继续说道。

    “我不喜欢和你丫玩猜谜游戏,就只有一句话,愿不愿意和我说点儿你不该说的东西,愿意的话,你好我好,我甚至可以帮你找一具新的身体,不愿意的话,那就仁者见仁了。”

    “怎么可能愿意,你赶紧毁了我吧,我是专业的特工,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影响不了我!”

    脑袋大声说道,一边说,他还一边啧啧的笑话出声。

    “你以为我还会怕什么,我没有痛觉,哪怕你把我拆成一千多份,我也毫无感觉,至于畏惧,你觉得我还会畏惧什么,来,干掉我吧,你手腕上的精英金属武器有能力毁了我对吧,来吧!”

    “哦?”

    看着脑袋一本正经的样子,白逸突然笑了出来,只见他轻轻伸手捏了捏脑袋的脸颊,他一边捏,一边说到。

    “你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么?”

    说着,白逸俯身看向脑袋,只听他轻声说道。

    “我记得你昨晚说过,你身上被我踩碎的部件是原装的,既然你可以留下姓欲,那就证明你还是有享受的功能,对吧!”

    说到这里,白逸在脑袋那略显紧张的眼神里朝楚路说道。

    “带着这个脑袋,让他的舌头好好尝尝味道,他不是茅坑里的石头么,那就把他扔茅坑里去吧,还有,隔壁公牛应该也到了配种的时间,让他来吧,用嘴。”

    说着,白逸直接将瞪大眼睛的脑袋扔进楚路怀里,楚路顿时笑着接过这颗脑袋,他一边笑,一边从红姐手里接过果醋,只见他将果醋朝脑袋嘴里一塞。

    “白爷牛逼,这玩意真的有味觉,你看他酸的!”

    楚路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