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88章 放榜

作者:冬天的柳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正文

    仲春时节,万物已然复苏,路边老树抽出了新芽。

    可是走在长春侯府那条狭长的后巷中,还是能感到阵阵阴冷。

    巷子深处有一户人家,门扉紧闭,少有人经过,正是被休弃的长春侯夫人杨氏的住处。

    守门婆子闲来无聊,搬了小杌子坐在院中晒着太阳嗑瓜子。

    这时突然响起了轻微的叩门声。

    守门婆子诧异挑眉。

    侯爷是个狠心的,自从把侯夫人休了,压根没来过一步。

    二姑娘与两位公子倒是来过一次,她可不敢瞒着,通过按月来送花销之人的口禀报给侯爷,打那之后再没来过。

    这个时候谁会敲门?

    守门婆子把盛瓜子的小竹筐往旁边一放,走过去拉开一条门缝。

    “谁呀?”

    看清立在门外的人,守门婆子吃了一惊:“喜嫂子,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喜嫂子就是每月来送花销的人。

    喜嫂子笑笑:“这不是开春该裁衣裳了,管事让我另送一份银钱来。”

    守门婆子一听,喜不自禁把喜嫂子迎进去。

    “呦,嗑瓜子呢。”看着一地瓜子壳,喜嫂子努了努嘴。

    守门婆子一手拿起装瓜子的竹筐,一手抓着喜嫂子手臂:“走,咱们进屋说。”

    就守着这么个弃妇,连嗑瓜子都是孤单单一人,早把守门婆子憋坏了,每次喜嫂子过来都要拉着聊半天。

    喜嫂子随着守门婆子进了厢房,聊了一阵子把钱袋子递过去。

    守门婆子忙不迭收了。

    这些钱都捏在她手里,给那位用多少还不是她说了算。

    喜嫂子这是给她送钱来了。

    守门婆子抓了一把瓜子塞进喜嫂子手里:“吃瓜子,新炒的瓜子香着呢。”

    喜嫂子把瓜子放下,从怀中摸出一物递过去。

    “这是?”

    喜嫂子往杨氏所在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太太吃惯了山珍海味,如今清粥小菜恐吃不惯,给她带了些好佐料。”

    守门婆子愣了愣,盯着喜嫂子递过来的布包没敢接:“喜嫂子,这,这莫非是——”

    这不会是毒药吧?

    喜嫂子手一翻,一个金元宝落入守门婆子手中。

    守门婆子手心像是被火烧了,一片滚烫。

    当然,金元宝是绝对不会被扔出去的。

    “不是要人命的东西,就是常吃人会糊涂些。”喜嫂子捏了捏守门婆子的手,低声道,“太太与侯爷做了这么多年夫妻,侯爷怕太太受不住被休的打击胡言乱语,所以——”

    后面的话喜嫂子没有说,守门婆子却心领神会。

    侯爷有这种担心太正常了,那位现在瞧着眼神就怪渗人的,哪日姑娘、公子们来了,没准就要胡说八道。

    “真的毒不死人?”

    喜嫂子笑笑:“咱们什么关系,我还能哄你不成?再说了,太太毕竟还是姑娘、公子的生母,侯爷怎么会要太太性命呢。”

    守门婆子攥紧沉甸甸的金元宝,点了点头。

    不用背上人命就行,就那位现在的情况,糊涂点说不定更好,她还是做好事呢。

    喜嫂子见事情办成,又留了片刻便告辞离去。

    走在狭长阴暗的巷子里,喜嫂子抬手按了按心口。

    就在心口的位置,藏着一沓银票。

    足足五百两!

    这当然不是侯爷给的,而是大姑娘。

    喜嫂子还能想到大姑娘把银票与那些东西交给她时,她脸上的震惊。

    既震惊大姑娘的行为,更震惊大姑娘哪来这么多银钱。

    不过,谁会与钱过不去呢,这可是五百两银子啊!

    要她做的,不过是以侯爷的名义把那些东西偷偷交给看着杨氏的婆子而已。

    让喜嫂子轻易倒向许芳的还有过年时侯府的捉襟见肘。

    往年过年还能得些赏钱,而今盼了一年,居然连月钱都没按时发。

    侯府这样,能不让人为前程忧心吗?

    而大姑娘可是许诺了,等出阁会让她当陪房。

    喜嫂子抬手抚了抚鬓边绢花。

    将军府可比侯府强多了,能给大姑娘当陪房可是好差事。

    退一万步,就算大姑娘是哄她的,这五百两银票可是实在的。

    幽静的院中,墙角的迎春悄悄开了。

    许芳立在窗边赏花,听到动静回过头去。

    “姑娘,喜嫂子回来了。”红月走过来,把窗关好后禀报道。

    许芳微微点头:“辛苦了。”

    她没有问事情成不成。

    有钱能使鬼推磨,五百两银子砸下去,岂有不成的。

    “姑娘,万一喜嫂子靠不住——”

    许芳笑了:“她难道要向父亲揭发我?那她能有什么好处呢?”

    侯府过年前损失了一万两银子,再往前几个月为了把弟弟从大都督府接回来也损失了五千两,这一万五千两银子一丢,直接导致这个年都要过不下去了,只能勒紧腰带缓发府中上下的月钱。

    就这么个光景,喜嫂子还指望告发了她从父亲那里得赏钱?

    骆姑娘说得对,该放开手脚的时候就不能退缩,自己的事终归要靠自己解决。

    杨氏只是被休怎么够,她和父亲对母亲做的那些事要大白于天下,才能告慰母亲在天之灵。

    许芳想一想骆笙说得那些,就心情激荡。

    真的能等到那一日吗?

    没有遇到骆姑娘之前,她完全无法想象。

    自幼活在胆战心惊中,连平安长大都成了一种期盼,父亲与继母犹如两座险恶的山压在心头,让她不知如何搬动。

    而遇到了骆姑娘,她才发现有些事没有那么难,有些人虽然狠毒,也没有那么大能耐。

    长春侯府后巷发生的这件事犹如一枚小小石子投入湖中,荡了几圈涟漪便消散无痕,京城上下依然沉浸在春闱的热闹中。

    很快就到了贡院放榜之日。

    随着礼部派出的官员前往各处报喜,万众瞩目的会元广为人知,正是那位在上元节大放异彩的金沙苏公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对兄弟格外引人注目,便是盛大郎与盛二郎。

    二人名次虽不算高,却都榜上有名,等过了殿试就是进士了。

    一门双进士,足够光耀门楣。

    更重要的是两兄弟年轻啊,都没娶妻呢。

    据说盛氏兄弟是骆大都督的侄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