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46章 出山挪夏神箭再凌空

作者:人一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正文

    “因为他有百发百中的弓箭呀!”挪己平静地回答说,“我知道,孩子,你天生就不会搞欺骗。我在年轻时也是手脚灵活,说话笨拙,可是后来经验告诉我,说话比行动更有效;你只要想一想,要征服东城,只有那副特殊的硬弓才行,这时你就不会拒绝说几句骗人的假话了!”

    丁元终于被他年长的朋友说服了,按照二人商量的计谋,挪己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远处传来呻吟声,这说明备受折磨的挪夏回来了。

    挪夏远远地看到停泊在海边的船只,就朝丁元和他的随从走来;“你们是什么人,”他大声地问道,“到这荒岛来干什么?我虽然看到你们穿着东城人的衣服,但我仍然想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我穿得破破烂烂的,像个野人,但愿这副样子不会把你们吓跑;我被朋友遗弃在这里,并为疾病所苦恼,是个不幸的人;如果你不是带着恶意到这儿的,就请说话吧。”

    丁元把挪己教他的话学说了一遍。

    挪夏听后高兴得叫了起来。“啊,我听到了家乡话!啊,高贵的阿喀琉斯的儿子!亲爱的吕得斯的外孙!而你,他抚养长大的孩子,你刚才说什么呢?西城人对待你也像当年对待我一样!当时他们乘我躺在高山下的海滩上熟睡时,把我遗弃在这里,只给我留下几件可怜的破衣衫和少许的食品,如同对待叫化子一样;我的这把硬弓帮助我射到必需的猎物,可是打来这些猎物多不容易啊!我还得跛着腿去泉边取水,到林中砍伐木材;这里没有火,过了很长时间我才找到一块燧石;这座海岛是世界上最贫瘠的地方,没有一条船愿意靠上岸来,上这座岛的人,总是迫不得已,一定是遇到了海难;过去有过少数这样的人,他们同情我,给了我一点食品和衣服,但没有人愿意带我回去;我在这里忍饥挨饿,过了好长时间,长得我再也记不清时光天使走过了多少脚程,这一切都是挪己和挪戊的罪过,但愿那位高高在上的大能者惩罚他们!”

    听到这里,丁元十分感动!

    可是,他想起了挪己对他的警告,于是又强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他告诉这位患病的英雄说,自己的父亲死了,还告诉他许多有关家乡和朋友的轶事。

    在谈话中他编入了挪己告诉他的那些谎话,挪夏听了十分动情,抓住丁元的手说:“现在,我请求你,亲爱的孩子,看在你的父母亲的份上,带我走吧,别让我再受折磨了;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受欢迎的旅客,但仍请你带我走,别让我再呆在这座可怕的荒岛上;带我回到你的家乡去;从那里到我的家乡,到我的父亲居住的地方并不远。”

    丁元怀着沉重的心情,假意地答应了他的请求,说道:“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立即上船动身。但愿疾风天使赐给我们顺风,让我们离开这座荒岛,平安地到达目的地!”

    挪夏跛着他的伤腿,霍地跳了起来,高兴地握住年轻人的手,眼泪如同瀑布顺着他肮脏的脸庞汹涌地奔流而下。

    但是他却笑着说:“我还以为我的眼泪已经哭干,没有想到遇到可以回家的高兴事,还有……还有不少。”

    丁元直觉的心里难受,他也想哭。

    这时候,他们派出去探听消息的那个仆人突然出现,他化装成西城水手的模样,同来的还有另外一个水手。

    他们告诉丁元一个消息,当然这也是挪己想出来的花招,他们说墨得斯和挪己正在途中,要去寻找一个名叫挪夏的人,因为预言家卡斯说,没有挪夏,东城就不能攻破。

    挪夏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担心,马上拿出他所拥有的最为宝贵的东西,就是那副称为克勒斯神箭的东西,交给他完全相信的年轻的英雄丁元,请他代为保管,并和他一起走出洞口。

    丁元再也忍不住了,说真话的天性战胜了说谎的恶行;他们刚走到海岸边,他就说出了真情。”挪夏,我不能瞒你了,你现在必须和我一起到东城去,西城人和挪戊正在那里等你!”

    挪夏惊得回头就跑,他一边诅咒,一边祈祷。

    年轻的英雄还没有来得及对他表示同情,挪己就从隐蔽的树丛中跳出来;他命令仆人们把这个不幸的伤残英雄抓起来。

    挪夏立即认出了他。“呵,天哪!”他大喊一声,“我被出卖了。现在抓我的人正是从前遗弃我的人,现在他已骗走了我的弓箭!”

    然后他又回头对丁元说:“好孩子,把弓箭还给我!”

    挪己打断了他的话。“不行!即使小英雄答应了也不行!你必须跟我们回去,因为这关系到西城人的幸福和东城的灭亡!”

    说着,他把这老英雄交给手下人看管,拉走了一声不吭的涅丁元。

    挪夏站在洞口前不肯移动脚步,他诅咒这无耻的骗局,祈求天使为他报仇。

    突然,他看到他们两人回来了,正在争吵。

    挪夏听到年轻人愤怒地大叫:“不,我作了孽,用可耻的诡计欺骗了一个高贵的人!我愿意补偿我的罪过。你不能违背他的意愿,把他带到东城去,除非先把我杀死。”

    两个人都拔出剑来,气氛十分紧张;挪夏却走上去扑倒在挪丁的儿子的脚下,请求他:“请你答应救我吧,而我也向你保证,用我的朋友赫拉克勒斯的神箭保卫你的祖国,使它不受任何人的侵犯!”

    “跟我来吧!”丁元一面说,一面从地上扶起老人,“我们今天就回到近东大地,回到我的祖国去。”

    这时蔚蓝的天空突然一片漆黑;他们都抬头观望,挪夏首先看到他的老朋友克勒斯站在云端。克勒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为天使一样的存在了。

    “你不要回去!”克勒斯在天上用天使般的声音大声呼唤,震得大地隆隆作响。“听着,我的朋友挪夏,我要亲口把大能者的决定告诉你,你必须服从!你知道我受尽艰苦才成了诸如天使一样的存在,命运天使也规定你要受尽艰苦,才能得到光荣;如果你跟这位年轻人去东城,你的创伤即可愈合;此外,老大撒旦指派你去杀死那个挪癸,消灭这场灾难的祸首;你将要攻破东城那座城堡,获得最珍贵的战利品;你将满载战利品回到你的家乡,如果你的战利品中还有多余的东西,你就将它们在我的坟旁献祭给我。再见吧!”

    挪夏听到这话,向他的朋友伸出双手,这时那位克勒斯渐渐消逝在远处的空中。“那好吧!”他喊道,“让我们上船,英雄们。让我们握手吧,挪丁高贵的儿子。而你,挪己,来吧,和我同行,因为你的愿望正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大能者的愿望!”

    西城人盼望已久的载着挪夏的船驶进西城人的大船停泊之地,他们欢呼着朝海边奔去;挪夏伸出他虚弱的双臂,他的两个同伴将他高举着抬到岸边;他十分费力地趿着腿走近迎接他的这些人。

    这时候,人群中跳出来一个人,他朝英雄的伤口看了一眼,就满怀信心地保证说,凭医治天使的帮助,他有办法很快地将他治好;他就是联军里最好的随军医生律奥斯,乃是挪夏的父亲的老朋友。

    他随即拿来药物,天使给这位英雄降福去灾,伤口果然愈合,他又恢复了健康;西城人看到这奇迹,也惊讶不已。

    挪夏吃饱喝足后,精神抖擞;挪戊走近他,握着他的手,内疚地说:“亲爱的朋友,由于我们一时糊涂,将你遗弃在诺斯岛,但这也是大能者的愿望;不要再生我们的气了,为这些事我们已尝够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者和天使的惩罚!请接受我们的礼物吧,这里是七个东城女人,二十匹骏马,十二只三足鼎。但愿你能喜欢,并请你和我一起住在我的营帐里。”

    “朋友们,”挪夏友好地回答说,“我不再生你们的气了;包括你,挪戊,也包括其他的任何人!”

    第二天,东城人正在城外埋葬他们的死者,这时他们看到西城人涌来向他们挑战;已故的挪丙的朋友达玛斯是个明智的人,他建议大家迅速撤到城里去固守;可是东城人不听他的劝告,他们在涅阿斯的激励下,宁愿战死在战场。

    双方一言不合,往前一凑,又激战起来。

    最英勇善战的就是丁元,他挥舞着父亲的长矛,一连杀死十二个东城人。

    可是东城的勇士涅阿斯和他的勇猛的战友墨涅斯也在西城人的队伍中冲开了几个大缺口;挪癸杀死了墨俄斯的战友,摩莱翁;而第一次参战的挪夏,也在东城人的队伍中来回冲杀,如同不可战胜的战争天使一样。

    最后,挪癸大胆地朝挪夏扑了过去,期待用他神出鬼没的弓箭射死这个杀人如麻的对手;挪癸射出一箭,但箭镞从挪夏的身旁穿过,射中了他身旁的多洛斯的肩膀;多洛斯稍稍后退,并用长矛保护自己。可是挪癸的第二支箭又射来,把他当场射死了。

    挪夏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怒不可遏!他执弓在手,指着挪癸声震如雷地喊道:“你这个东城的草贼,你是我们一切灾难的祸根,现在到了你该灭亡的时候了!”说着,他拉弓搭箭,张满弓弦,嗖的一声,那箭呼啸着飞了出去,击中目标。

    不过只在挪癸身上划开一道小口子;挪癸急忙张弓待射,但第二箭又飞了过来,射中他的腰部;他浑身战栗,忍着剧痛,转身逃走了,他这个神箭手,终于伤在了一个更高明的神箭手之下。

    东城的战地医生们围着挪癸检视伤口,但战斗仍在继续。

    夜幕降临,东城人才退回城内,西城人也回到战船上。

    夜里,挪癸呻吟不已,彻夜难眠,因为箭镞一直深入到骨髓。那是那位现在已经是天使的克勒斯制造的浸透了剧毒的飞箭,中箭后的伤口腐烂发黑,任何医生都无法治愈。

    受伤的挪癸突然想起一则预言,它说只有被遗弃的妻子才能使他免于死亡。

    从前,当挪癸还在家乡附近的荒山上放牧时,他曾和妻子过了一段美好的时日;那时他从妻子的口中亲耳听到了这个预言。

    他虽然很不情愿去找她,可是由于疼痛难熬,不得不由仆人抬着前往那座荒山;他的前妻还一直住在那里。

    仆人们抬着他爬上山坡,树上传来不祥的凶鸟的鸣叫,这鸟鸣声使他不寒而栗。

    他终于到了他前妻的住地;女佣和他的前妻对他突然前来感到惊讶。

    挪癸扑倒在妻子的脚前,大声叫道:“尊贵的妻子,我在痛苦中,请不要怨恨我!残酷的命运天使让我抛弃你,使我离开了你;现在,我指着天使,指着我们过去的爱情哀求你,请你同情我,用药物医治我的伤口,免除我难熬的疼痛,因为你过去曾经预言,只有你一人才能救我生命!”

    可是,他的苦苦哀求丝毫也不能让遭受遗弃的妻子回心转意。“你有什么脸来见我,”她愤恨地说,“我是被你遗弃的人,去吧,还是去找年轻美貌的新欢吧,求她救治你;你的眼泪和哭诉决不能换取我的同情!”

    说着,她将挪癸送出门外,她没有想到她的命运跟她丈夫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挪癸由仆人们搀扶着走开,他们将他抬下山。在半路上,他因箭毒发作而咽下最后一口气。

    一位牧人把他惨死的消息告诉了她的母亲,她顿时晕倒在地;老拉麦还不知道这件事;他坐在儿子挪丙的坟旁,沉浸在悲愁中,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挪癸的前妻独自呆在家里,心里感到深深的后悔;她想起年轻时的挪癸和他们往日的情意;她感到心痛欲裂,止不住泪流满面;她从床上跃起,奔了出去,经过一座座山岩,穿过山谷和溪流,整整地奔跑了一夜。

    月亮天使在暗蓝的天上同情地看着她,用月光照着她的路;最后她来到了她的丈夫的火葬堆那里。牧人们对他们的朋友和王子表示了最后的敬意;挪癸的前妻看到丈夫的遗体,悲痛得说不出话来,她用衣袖蒙着美丽的脸,飞快地跳进熊熊燃烧的柴堆里;站在一旁的人还没有来得及拉她,她已经被火焰吞噬,和她的丈夫一起烧为灰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