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樱花泪恋馨辰-第1部分

作者:雪山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樱花泪恋馨辰》

    正文 第一章

    “you better move。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you better dce……”

    优美动听的音乐在黑暗中响起,划破了原本的寂静。音乐使人心情放松,使人心旷神怡。可在正在执行任务的白馨和风林寒的耳朵里,那优美动听的音乐,就像是一声声催命的鬼符,催促着她们快点到阎王那里去报道。

    白馨向楼下望去,发现人群以经有些马蚤动了。即使她们在三十八层的高楼上,可在寂静黑夜的衬托下,白馨的手机铃声显得格外响亮。

    白馨低咒了一声“该死”,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只见手机的屏幕上赫然写着‘白磊’两个大字,白馨见了,恨的咬牙切齿。要不是看在他是她亲弟弟的份上,她早就毙了他了。

    白馨将手机划到了接听处,低吼道:“白磊,你个王八蛋,你想害死你亲姐姐吗?!”

    白磊很不怕死的回答道:“姐,身为顶级杀手集团的龙头老大,在执行任务时,竟然敢带手机。带就带了吧,还不关机,就算死了,也是你自找的,活该!”

    白磊的话成功激怒了白馨,气的她毫不顾及形象的冲着电话大喊:“白磊——,你找死——!”吼完了,白馨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巴,向楼下望去,黑衣人的数量已经是先前的两三倍了,而且个个身上都装着最先进的手枪,拿着手电筒,来回巡逻。

    白馨的心“砰砰”直跳。耳边的电话已经发出了“滴滴”的声音。白磊那臭小子,竟然将电话挂了。白馨气的直接将手机从三十八层楼上扔下去,好巧不巧的正好砸在了一个黑衣人的头上,瞬间,所有的灯光汇聚在白馨的脸上,看到的只是一张彩色面具的脸。

    白馨将袖中的绳索挂在房檐上,飞身而下。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光明正大的对决,她白馨向来不是那种缩头缩脑之人。

    隐藏在暗处的风林寒,现在的好奇心是很强烈的。同样身为杀手集团的boss,他当然知道杀手执行任务的规则。而且,他这次得到消息,跟他“抢”任务的可是顶级杀手集团“月灵言”的老大——月馨但他现在真的很怀疑,刚才那个脾气暴躁,又春又笨的丫头,真的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月馨吗?还是他的情报有误?

    不过,现在风林寒更宁愿相信后者,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质疑而错过一个好对手。

    楼下,白馨明显已经处于被动状态了,不是她技不如人,只不过那群黑衣人越来越多了,他已经快没力气了。风林寒的好奇心最终战胜了理智心里,跟白馨一样,将袖中的绳索扣住房檐,飞身而下。

    空旷的大地上,白馨和风林寒背靠背站在一起,手中举着手枪,周围被一大群黑衣人包围着,这样鲜明的对比,结果很明显,里面的人必死无疑。然而她白馨向来不是那种听天由命之人,她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包括她的生命……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身边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人。“你是谁啊?!”白馨的语气很不友好,甚至带着杀气。

    正文 第二章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身边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人。+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你是谁啊?!”白馨的语气很不好,甚至带着杀气。

    然而,风林寒丝毫不在乎她那杀人的眼光。回答道:“大名鼎鼎的”月灵言“的老大月馨竟然是个带着面具的胆小鬼。”

    白馨斜睨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哼!我是带了个面具,那你呢?!不就是带了个高级点儿的面具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有,别拿你那种小儿科的技术来试探我,姐是货真价实的。”

    “哈哈哈!!!”风林寒笑得很狂妄,但却是发自内心的。他果然没有看错人,他是带了个高级点儿的面具,是易了容,有点道行的人,就能看得出来。他就是在试探她,没想到她是真的,那就证明他终于有了一个合格的对手。那么,执行任务时带手机,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周围的黑衣人,看这俩人你一句我一语的,像是在调情似的,耐性在就磨没了,却没一个敢动手的人,因为里边站的,可是两位顶级杀手集团的老的,刚才他们这么多人打一个女的,都打不过,还死伤了十几个兄弟,现在又来了个帮手,他们如果上去,还不是找死吗?!所以,白馨和风林寒就大摇大摆的从那几十个黑衣人眼前,逃跑了!!!

    树林里,白馨靠着一颗粗壮的大树,用手按着胸口喘着粗气。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月光的映衬下,白馨的脖颈处,似乎有什么发光体照到了风林寒的脸上。风林寒侧过头,发现白馨的脖子上有一条项链掉了出来,发出幽绿的光,像是撒上了荧光粉的样子。项链的摸样,风林寒有些眼熟,但是月色太暗,而且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所以风林寒也没太在意。

    猛地,白馨像是刚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向风林寒问道:“喂,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风林寒闻言,疑惑的转过头。拜托,刚才是她一路拉着他的手跑进来的,他怎么可能知道。“是你把我带进来的,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糟了,我们迷路了,你有没有带手机啊?”

    风林寒无语了,执行任务时不能带手机的啊!她想要让他回答多少遍啊。“你到底是不是月馨啊?”风林寒没回答她,反倒是问了她一句。白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反倒是将手腕伸到眼前,在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上轻敲了几下,发出了一阵清脆悦耳的“滴滴”声。

    工作完成以后,白馨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广袤无垠的天空上,一架孤独的飞机驶过,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机内,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少年半躺半坐真皮沙发上,优雅的喝着红酒。白皙俊美的脸上尽是玩世不恭,放浪不羁的表情,周围寂静的很,突然,一阵清脆的“滴滴”声,打破了原有的寂静。

    少年懒散的伸出手,手腕上戴着一个和白馨一样的类似手表的装置。少年突然放声大笑,引来飞机上的服务员疑惑的问道:“少爷,发生什么事了,您这么开心?”少年停止住了笑声,回答道:“我那个英明神武的姐姐迷路了,哈哈哈!!!”那个服务员的嘴角抽了抽,亲姐姐都迷路了,他还那么开心,不是明显的幸灾乐祸吗!?

    “快,快去将飞机掉头。”少年突然出声,下了哪个服务员一跳,赶紧快步走向驾驶室,吩咐驾驶员去了。

    yuedu_text_c();

    正文 第三章

    “快,快去将飞机掉头。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少年突然出声,下了哪个服务员一跳,赶紧快步走向驾驶室,吩咐驾驶员去了。

    树林中,白馨有些不耐烦了,便和风林寒闲聊了起来: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暗林”

    “真名吗?”

    “代号”

    “你真名叫什么?”

    “无可奉告。你呢”

    “跟你一样,无—可—奉—告——”

    “……”

    和风林寒谈着,时间过得很快,没一会儿,一架天梯就出现在白馨的眼前,白馨快步走到天梯前,又转过身来,冲着风林寒微笑着摆了摆手,说了声“拜拜”。白馨本来是念在他救了她一命的份儿上,想带她一起走的,可那家伙明显的不给面子嘛!所以嘛,她白馨只好做一次恶人,把他丢在这荒郊野外,喂野狼或者是野狗喽。

    白馨本以为风林寒会给她说一点好话,央求她带他一起走,二白馨也早就想好了,只要他说一句,只要一句她就带他一起走,她这人就这样儿,刀子嘴,豆腐心。但出乎意料,风林寒没有一点举动,反而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还出于礼貌的,向白馨回了一个“拜拜”,加一个飞吻。白馨气得转身上了天梯,独留风林寒矗立在那儿,观看着白馨那飘然而去的身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飞机上,白馨像只八爪鱼一样躺在沙发上,脸上的面具已经退去,露出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粉滋滋的,又红又润。白磊走到白馨旁边,盯着那张蛊惑人心的脸,不禁叹了口气,身为顶级杀手,外界的传闻自然不少,白馨每次执行任务都会带着一个面具,而且动作狠,快,利,从来不留情面,之而久之,就有人传闻说,月馨长得奇丑不比,不敢以真面貌示人,所以执行任务时总带个面具。还有的人说,月馨长得美若天仙,说法各有千秋,但在他白磊眼中,他坚信后者,不是他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只是白馨的确有资格让他夸奖,谁让白磊他姐长的一副貌美如花的模样。

    白馨被他盯的心里发毛,后背凉飕飕的,为了他转移他的注意力便跟他算起账来了……小磊,你姐我在做任务时,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啊!”

    白磊浑身打了个激灵,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啊!“嘻嘻,姐,我有话要给你说”“你说啊”白馨摊了摊手,示意他继续往下说,“咳咳”,白磊假装正经的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报告老大,暗阁的“暗林”跟你抢任务!”。就为了和我说这个?!恩? ”

    “是啊,怎么了?”

    “因为你的电话,我擦点被你害死,他救了我一命,还跟我在树林里带了那么久!”

    “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还呆在那里吧!呃……那个,他真名叫什么啊?”

    “风林寒。”

    “风林寒?”白馨重复了一遍,她只是觉的这个名字很熟悉,脑海里一直有一个模糊的片段;记忆中一个小女孩追在一个小男孩的身后跑,边跑边喊着:“寒哥哥,你别走啊!寒哥哥……”

    “寒哥哥!”白馨口中轻声的楠着,一旁的白磊猛地转过头,脸上有些诧异,白馨皱着眉头问道:“你也听过这个名字?”白馨询问白磊,看样子不像是询问,而是肯定的说,因为白馨的语气中透漏的是肯定的语气,这点她从白磊的面部表情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果不其然,白磊点了点头:“这个名字,我很深刻,当我听到“暗林”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和你一样,怀疑过。但我的脑子里只有名字和一个模糊的片段,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正文 第四章

    果不其然,白磊点了点头:“这个名字,我很深刻,当我听到“暗林”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和你一样,怀疑过。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但我的脑子里只有名字和一个模糊的片段,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白馨坐起身来,旁若无人的打了个哈欠,说道:“管他是谁呢,有缘千里来相会嘛,现在我好想睡哦!”白磊微笑着,转身从桌子上端了杯红酒递给白馨,示意她喝下去,白馨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手中的酒杯顺势滑落在地,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白磊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某狡黠的笑容。

    清晨,阳光洒向大地,射入房间,使得房间金光闪闪的。白馨觉得头沉得很,睁开眼,望着周围的环境,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不过,这好像不是她在美国的房子吧?!还有啊,她怎么会躺在床上的,她睡觉向来很警惕的啊!难道是……那杯红酒。“白磊,你个王八蛋,给我滚出来!”

    门外,白磊的手已经放在门把上啦,但听到他老姐那杀猪般的吼声是,手又缩了回去,转身跑下楼去了。

    yuedu_text_c();

    白磊现在是有苦说不出啊,他们那个英明神武的老爹发的话,他只负责执行任务的好不好!所以要找可别找他啊!呜呜……

    房间里的白馨现在处于抓狂阶段,最好谁也别去惹她,不然,那隐藏的小宇宙爆发了,会让你得不偿失的……

    ………

    偌大的客厅内,水晶灯高挂上方,周围是统一的白色家具,给人一种清新,愉悦的感觉。白磊乖乖的站在沙发后面,静静的聆听着沙发上那两位老者的话语:

    “高校长,那就麻烦你了!”

    “呵呵,没事儿,那就让白小姐明天到学校报到吧!”

    “好好…谢谢高校长。小磊,送高校长出去吧!”

    白磊点点头,将高校长送到门口,派个司机把他给送回学校去了。回到客厅时,另一个老者已经站了起来。老者的脸上张满了皱纹,两鬓也早发白。白磊脸上的玩世不恭之气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担忧,或许还有些自责和后悔吧!

    “小磊,你姐醒了吗?”老者陡然开口,下了白磊一跳,回过神来,才答道:“爸,我姐她醒了,不过她……她的情绪不太好!”

    白磊的父亲点了点头,,摘下鼻梁上的眼睛。露出一双满怀愧疚的眼神。他现在后悔自己年轻时做的决定了,后悔把那个烂摊子交给他的宝贝女儿,而不是这个不孝的儿子。

    白磊的父亲白牒峰是商业界有名的商人,白家也是一个名门望族,可却不知道,他们一家都是一批优秀的杀手。三年前,白牒峰的妻子在任务中受伤,抢救无效死亡,白牒峰伤心致极,决定退出杀手集团,解散队伍。这个决定,他也很难下达出来,那些人都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他也不舍,可他以经老了,没有那么多的力气来打打杀杀了,而他那个混帐儿子一点都不争气,整天和一群富二代们吃喝玩乐,什么也不管。

    危极关头白馨自告奋勇地要求接这个集团,当时的“月灵言”只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杀手集团,再加上帮内刚死了个老人,军心涣散。把这个烂摊子交给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他也很不舍,可这也里无奈之举,就像白馨说的,这个集团是他和妻子赤手空拳打下来的,就算没有一点名气,那也是他的心血,所以他答应了白馨,将龙头老大的位置给了她。

    为了保护白馨,三年的时间内白牒峰也没闲着,他创办了白氏集团,将白馨与白磊的身份以富二代的名义公布与世,这个么司有两个作用:一是经济的来源,二是为了掩护白馨。

    正文 第五章

    为了保护白馨,三年的时间内白牒峰也没闲着,他创办了白氏集团,将白馨和白磊的身份以富二代的名义公诸于世,这个公司有两个作用:一是经济的来源,二是为了掩护白馨。+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月灵言”在三年的时间内,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集团成为了世界顶级的杀手集团,那功劳自然是“月灵言”的信任老大——白馨莫数了。白馨从小酷爱武术,因为生于杀手之家,父母也没有反对她的爱好,反倒是大力支持,重金聘请了武术老师来教白馨,所以白馨的武功造颉是世间少有的。

    在黑道的排名榜上,白馨排名第三,第二就是暗阁老大——风林寒,至于第一名吗?没人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出手向来狠毒,但从来不杀好人,许多警察办不了的贪官污吏,都被他们不声不响的给办了,所以那些没用的警察也没有把他怎么样,不是不想,是不敢。别人不知道第一名是谁,但她白馨却是最清楚的,那可是她一手培养出来的。

    杀手集团排名榜上,“月灵言”排名第二,老大是白馨,代号月馨。“暗阁”排名第三,老大是风林寒,代号暗林。第一是“樱花泪”,老大不详。这个帮派很奇怪,帮里的人更奇怪,据说每次执行完任务,现场都会留下一枝日本的名花——樱花。

    这倒是和他们的帮派名字挺像的,给人增添了神秘感,也误导了警察的调查方向。樱花盛产与日本,中国的某些地方的气候也可以养樱花,但从那个地方到作案现场最快的速度也得一天。而现场留下的樱花,明显是刚摘下来的,还带着淡淡的清香。所以每次作案,国内警方都在调查国内的外国人士,但最终的结果就是一无所获。多次下来,当警察再次看到这样的作案现场时,就直接掉头走人了……

    白家的大宅内,白牒峰坐在沙发上静静的享受着儿子的按摩,脸上尽是享受的表情。远远望去,俨然一副父慈子孝的画面,好不令人感动啊!就在这时,白馨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出现在大厅里,冲着白磊大声吼道:“白磊,你个混账小子,谁让你对我下药的……”

    闻言,白磊浑身打了个激灵,马上躲到了白牒峰的旁边。白牒峰那紧闭的双眼也陡然睁开了,接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白磊顺势躲到了白牒峰的身后,可怜兮兮的开口解释道:“姐,不关我的事啊,是老爸让我想办法把你带回来的。你说你武功那么高,我有大不过你,只得下药把你带回来了……”

    “哼”白馨冷哼一声,继续说道:“你打不过我?!小磊,别人不了解你,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嘛,你可是……”

    “姐”白馨话还没说完,就被白磊给打断了。白磊站在白牒峰的身后瞪了白馨一眼,而白馨则像做错事了似的低着头,墨黑的眼珠在眼眶里来回打转。白牒峰一脸疑惑的在两人之间来回望着,白磊尴尬的笑着,白馨则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顿时,原本热闹的大厅变得安静极了,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不过白牒峰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毕竟也是在黑道上混了那么多年的老人了,他知道儿女们都大了,自己也老了,她们有秘密不肯说也就算了,人总要有点隐私的。

    白牒峰伸手扶额,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白磊和白馨对视一眼,纷纷走到白牒峰的身边坐了下来。白馨撒娇的搂着白牒峰的胳膊说道:“老爸,你想见我就给我打电话叫我回来嘛,干嘛让那个臭小子给我下药啊!”白馨不满的嘟着嘴。

    一旁的白磊刚要张嘴解释,就听见白牒峰说:“臭丫头,你要是肯自己回来,我还用得着让小磊千里迢迢的亲自去接你么?!”白磊带着挑衅的目光望了白馨一眼,那意味明显的很。白馨很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接着又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卸下杀手那冷酷的面具,她也只不过是个怀揣青春梦想的少女而已。

    这边白牒峰继续说道:“馨儿,这次回来是有任务做的。”白馨最喜欢做任务了,一听说有任务做,之前那些小时他也就不计较了,忙继续问道:“老爸,是什么任务啊?”

    正文 第六章

    这边白牒峰继续说道:“馨儿,这次回来是有任务做的。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倍,广告少”白馨最喜欢做任务了,一听说有任务做,之前那些小时他也就不计较了,忙继续问道:“老爸,是什么任务啊?”

    yuedu_text_c();

    白磊似笑非笑地望着白馨,一脸看好戏的摸样。刚才他父亲和高校长的谈话他可是听的一清二楚,而且他父亲让他把白馨带回来,自然也告诉了他原因。

    果然,白牒峰开口说道:“馨儿,这些年,你为集团立下了不少的功劳,连自己的学业都耽误了。所以啊,老爸决定让你去缘恋学院,让你完成自己的学业。”白馨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嘴巴张的大大的,都可以塞下一个大鸡蛋了。

    虽然说她没上过大学,但学习却不比那些上过大学的人差,博士后和硕士的证书都拿到手了,难道还缺一个大学的毕业证书吗?!

    缘恋学院是当地有名的贵族学校,去里面上学的都是一些千金名媛和富家少爷。刚才和白牒峰谈话的,正是缘恋学院的校长高天明。

    他这次叫白馨回来,就是为了让她去学校上课,让她修身养心,收收那满身的戾气,也好将来嫁人。

    “老爸,不去可以不!”白馨眨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白牒峰。白牒峰差点就心软了,幸亏旁边的白磊用胳膊肘轻撞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于是他果断地说道:“不行!”

    白馨愤怒地盯着白磊,眼中喷射出熊熊烈火。这小子今天是跟她杠上了,那行,就算要去,也得找个人当垫背。

    “老爸,那让白磊陪我一起去,好吗?”白馨一脸无害的说着,那模样,估计任谁也想不出这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月馨吧。不过,白磊现在没心情去关心这个,刚才的话可把他吓个半死,脸上的笑容也僵在那儿了。

    “爸,你知道我无拘无束惯了,你让我去学校就是去给高校长添乱,所以就不去了行吗?”白磊语无伦次的推托着,却不想正好上了白馨的道。白磊在白牒峰的眼中,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儿子,整天就只知道去夜总会泡妞,有时候几天都找不到人,一出现就是在当天报纸的头条上,和哪个女人在一起的。

    白馨这个提议倒是正中他下怀,他原本也有这个意思的,只是怕白磊这个臭小子一个不愿意又玩起了失踪,才没敢说的。现在白馨提了出来,那他自然是举双手赞同的。

    白磊耷拉着一张脸,回房间收拾东西去了。白馨笑嘻嘻的紧随其后。她本来是不愿意去的,但现在有个人陪她一起去“入地狱”,想必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无聊吧!……

    第二天一早,白馨和白磊就被各自的手机闹钟给吵醒了,白馨揉着一双睡眼惺忪的眼睛下楼去用早餐了。在楼梯的拐角处,白馨和白磊撞了个正着。

    望着白磊那双熊猫眼,白馨忍不住打趣道:“呦,小磊,你怎么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了!”

    白磊没说话,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下楼去了。就是因为白馨的一句话,害得他昨天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好不容易才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就又被那该死的闹钟给吵醒了。他不变国宝,难道让他姐变过国宝?!

    正文 第七章

    白磊没说话,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下楼去了。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就是因为白馨的一句话,害得他昨天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好不容易才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就又被那该死的闹钟给吵醒了。他不变国宝,难道让他姐变过国宝?!

    白馨和白磊坐在餐桌前,白牒峰望着白磊那严重的黑眼圈,不由得咂了咂舌,不就是让他去了个学么?又不是让他去上什么刀山,下什么油锅,至于一夜无眠,搞自虐么?“ 小磊啊,不就让你去学么,你用得着搞自残么?”白磊翻了个白眼,什么自残啊,你以为他不想睡觉啊,只是一闭眼,脑袋里就会想象进入校门以后,那被拘束的生活,现在想起来,他还是不情愿地。

    白牒峰见白磊根本就不搭理他,他也不自讨没趣了,低着头吃早餐。

    早餐吃完以后,白牒峰派了个司机送他们去学校报到了。 那个司机说好听的是白牒峰怕白磊昨晚没睡好觉,不方便开车,而白馨是女孩子,开车不安全。(泪:白馨开车不安全,她是个职业的赛车手,而且名次还不低,她要开车不安全,那谁开车安全啊,你就找借口吧。 白爸:哎呦,能不能不要揭穿的这么彻底啊泪:好吧,我无语了,我不吭了)说难听的就是白牒峰派来监视他们俩的,他始终不愿相信白馨和白磊他们姐弟俩会乖乖地听话去学校,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就派了个司机去将他们送到学校,进了学校的大门,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来了。

    校长办公室,白馨和白磊坐在椅子上,面对着高天明,振振有词的说道:“高校长,我们要跳级,直接上大三。”

    高天明皱着眉,面露为难之色:“白小姐,你的父亲说你们两个的学艺不精,让你们从大一开始上起。”白馨没吭声,转身从背后的书包倒出了一大堆的本子,扔到了高天明的眼前。

    高天明疑惑不解的抬头望着白馨,白馨指了指桌子上的本子,示意让高天明看,高天明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的本子,结果越看越惊,白董事长的一对儿女那有他说的那么不堪啊,那一堆本子可都是荣誉证书啊,好多就连他也没有。如果只有白馨的,他还不至于那么吃惊,关键是那里面还有白磊的。

    外界传闻的白磊可是个有名的大混混,虽说长得帅了点,家里有钱了点,但学习上,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获得过这么多的证书,就来他这个在z市最有名的大学校长看的就眼红,看来外界传言不能全信啊!

    最终,白馨和白磊如愿以偿的上了大三,高天明向白馨介绍了大三整个年级的八个班,本以为白馨回选成绩最优秀的班。,去没想到白馨居然选了个最差的班,而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由着白馨了。

    那个司机回去向白牒峰汇报时,白牒峰是又气又喜,气的是他千防万防,竟然没想到白馨会光明正大的威胁高校长,让她找点完成学业,然后他就可以解放了。喜得当然是他们白家的产也不用交给白馨了,白馨也不用背负那么多的压力了……

    他原本担心那些证书是白馨和白磊为了威胁高校长而用钱特意伪造的,所以他又特意的高天明打了个电话证实一下,结果高天明说,那些证书上都有相关部门的特殊印章,绝对的是货真价实的,接着又把白馨和白磊狠狠地夸了一顿,夸得白牒峰都不好意思了。

    挂掉电话以后,白牒峰的那颗心终于落地了,以后他就可以在家享天论之乐了,他原本是想,在他有生之年,如果白磊还是那么玩世不恭的话,他就把白家所有的家业全都转移到白馨的名下,他愿意把产业交到一个女人的手上,也不愿意把产业交到一个败家子的手上。

    这是他最坏的打算,不过现在好了,他的儿子可是聪明得很。但他就是想不明白一件事,为什么白磊要那么丑化他自己?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啊?……

    yuedu_text_c();

    正文 第八章

    这是他最坏的打算,不过现在好了,他的儿子可是聪明得很。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但他就是想不明白一件事,为什么白磊要那么丑化他自己?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啊?……

    白馨和白磊背着书包,漫步在校园的操场上。所有的学生都在上课,操场上显得有些凄凉,只有树上传来的鸟鸣声和周围那盛开的鲜花,给人一些慰藉。

    “小磊,有什么话你说行嘛,别盯着我!”白磊这小子自打从校长室里走出来以后,就一直盯着她,一言不发。她实在是受不了他的眼神了。

    白磊正了正神色,向四周望了一眼,确定没有人以后,才开口说道:“姐,你不怕爸知道了吗?”白磊的表情有些严肃。白馨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带愧疚地说:“小磊,那件事查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一点线索,还连累了你。现在老爸既然让我们过平常人的生活,就应该放下一切,好好生活。”

    白磊点点头,眼中却划过一抹坚定。那件事是他心中的魔,让他放弃是不可能的。他知道姐姐不想让他冒险,毕竟查了这么多年,一点线索都没有,那就说明背后的人势力很大,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但他忘不了那一夜,一夜之间两个对他很重要的女人死在了他地面前,那鲜红的血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一定要报仇!

    白馨叹了一口气,她知道白磊一定还会去查的。她都快后悔死了,后悔将他带上了这条不归路。她宁愿白磊只是一个混混,宁愿让他成为一个玩世不恭的人,他也不愿意让他永远活在仇恨之中。

    就这样,姐弟俩谁也没再说什么。走到班门口时,白馨乖乖的喊了声“报告”。既然要当普通人,就应该放下杀手的冷酷,千金小姐的娇纵,当一个完整的普通人。

    白馨下意识的望了白磊一眼,见他已经收起了仇恨的光芒,便放下心了。但她真心的希望白磊可以忘记仇恨,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不能因为她的一念之差,就毁了她亲弟弟的一辈子。

    来开门的应该就是三年级二班的班主任周艳芳了吧。白馨抬眸,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

    周艳芳大概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蓝色格子的上衣,下面穿了一个牛仔裤。长个不算是太漂亮,但也算是眉清目秀,还算可以。

    周艳芳看着白馨和白磊,愣住了。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像白馨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呢,至于白磊嘛,虽说也是个长的帅的掉渣的大帅哥,但和她班里的那个“混世魔王”比起来,还是稍微逊色了一点,

    两三分钟过后,周艳芳回过神来,很有礼貌地请他们进了班。周艳芳微笑着向大家介绍着白馨和白磊,不少同学的眼睛里流露出各种各样度目光,尤其是那色眯眯的,贪婪的目光,看的白馨心里一阵恶心。

    周老师让白馨和白磊自己找个座位坐下,白馨和白磊心照不宣的走向了最后一排。

    最后一排只有三个座位,一个身穿黑色夹克衫的男孩坐在了中间,一直低着头,而周老师也没说什么。

    白馨和白磊走到最后一排,一左一右的坐下。“谁让你们坐这儿啦?经过本少爷允许了吗?”男孩儿陡然出声。听了那话,白馨真想毙了他。

    正文 第九章

    白馨和白磊走到最后一排,一左一右的坐下。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谁让你们坐这儿啦?经过本少爷允许了吗?”男孩儿陡然出声。听了那话,白馨真想毙了他。

    白磊的性子本来就暴躁,再加上今天又受了刺激。听到这话时,内心压抑已久的怒气终于爆发了。白磊冲上前去揪住那个男孩儿的衣领说道:“来这里上学的的都是少爷小姐,你装什么大爷啊!”

    白馨不想刚来学校就惹事,所以就上前握住了白磊那揪着衣领的手,冲他摇了摇头。白磊会意,愤愤不平的松开了手。

    白馨松了口气,转过身去,想给那个男孩道歉,结果当看到那个男孩儿的长相时,瞬间惊呆了。她承认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犯花痴,不过为了他犯一次花痴也是值得的。

    从小到大,她一直以为白磊已经够帅了,直到今天,她才明白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白磊见白馨没了动静,疑惑的抬头望了一眼,结果他也惊呆了。没见过风林寒之前,他认为自己已经够帅了,见过风林寒的真面目之后,他承认他只能排第二。

    今天见到这个男孩儿,那他就只能排第三了。从第一到第三,白磊再次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白馨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她来学校之前,在网上调查了关于这个学校的资料。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男生就是缘恋学校的“混世魔王”,墨家二少爷——墨辰……

    墨家也是商业界的大家族,但背后的主持这竟然是个八十多快九十的老头子,也就是墨辰的爷爷墨世涛。

    据说墨辰的爸妈在他年幼时出车祸去世了,所以家族的重担就落在了墨世涛的身上。墨辰还有个哥哥叫墨天,非常有经商头脑,按道理说,墨世涛完全可以将公司交给墨天的,然后自己去享清福。可他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大孙子,更偏爱这个小孙子墨辰。

    墨世涛曾召开记者招待会,对外宣布说要把公司的百分之九十的股份交予墨辰,剩下的百分之十交予墨天,对此墨天没有太多的抱怨,只是一笑而过,可外界的人都在为墨天喊冤。

    yuedu_text_c();

    墨辰和白磊一样,在外人眼中都是富二代,纨绔子弟,靠的就是一张脸和背后的家族势力。可墨天不同,他是墨家的长子,又有真本事,长得虽然没有白磊的刚柔,没有风林寒的冷傲,也没有墨辰那浑然天成的气质,但和大多数人比起来,墨天也算是帅哥一枚。

    那墨家的老头儿肯定是老了,脑袋糊涂了才会这么说的。把那么大的家族产业交给一个败家子,那不就是送羊入虎口嘛!白馨在心里诽腹道。

    墨辰见白馨已经盯着他这么久了,有些不自然。虽然见到她时,他也惊了一下,但他还是够淡定的,很快就回过神儿来了。

    墨辰伸手在白馨眼前晃了晃,顺便还加了句话:“美女,口水流下来了!”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那刺耳的叫声将白馨的思绪拉了回来,满脸通红却还强作镇定:“墨辰是吧,别以为你是校霸就可以乱欺负人,告诉你,从今天起,校霸换人了!”

    白馨霸道的宣言,引得周围的同学全都倒吸一口凉气。惋惜,嘲笑,担忧,嫉妒……的眼神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白馨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这么好看的大帅哥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呃……有点凶神恶煞的嘛!

    正文 第十章

    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