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一七五章 魔魅(四)

作者:石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天女刚刚下台,听到整个望春栏中的欢呼声,她狠狠地咬牙,知道这一场只怕已经无力回天。只是为何会如此?

    她下台之后没有急着去换衣服,而是站在了一处角落里,认真地看着台上的明鸳鸳。一名侍女悄悄提醒道:“小姐,一会还要上台,咱们得抓紧时间换衣服。”

    花天女轻轻一摆手,仍旧认真看着明鸳鸳。

    其实明鸳鸳唱第一首歌的时候,她就隐隐感觉不大对劲,此时认真听起来,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看法:明鸳鸳的唱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提升。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歌声中似乎有一种魔力,就是能够打动人。所以现场气氛格外热烈,就算她是个女人,也有些忍不住想要融入这种歌声的氛围之中。

    她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难道是某种命魂战士的“能力”?可是明鸳鸳根本就不是命魂战士啊。

    “唉——”她暗中一声叹息,知道这一场输了,但是还有两场,她仍旧有获胜的机会。虽然不像之前那些王城中那样横扫获胜,但还能保住不败的名头。

    她转身而去,接来下再次登台唱了两首歌,尽管仍旧在水准之上,但是宋征已经听出来了,花天女的歌声之中没有了斗志,明鸳鸳两首歌就将她击败了。

    这让宋征松了一口气,本来还以为会是一个强大的对手,现在看来不过如此,根本没有钢铁一般的意志。

    晚饭之前,今天的得票结果就统计出来,明鸳鸳在整个望春栏四千八百张玉票中获得了三千四百张!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了歌喉一战的胜利。

    而且她的票数比花天女多出了整整两千票,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后两天花天女的压力极大,她需要弥补这两千票的差距,还要反超才能获胜。

    回去的路上,花天女和乔本节坐在马车中全都一言不发。甚至连车外的护卫战士们,都能够感觉到从马车内渗透出来的那种冰冷凝重。

    良久,乔本节才咬牙切齿的问道:“怎会如此?”

    花天女狠狠瞪了他一眼:“你问我?事前的一切调查,全都是你做的。你给我提供的明鸳鸳的全部情报,可是在这些情报中,她绝没有这么厉害!”

    乔本节理亏,心中也在奇怪:明鸳鸳怎么忽然草鸡变凤凰了?

    他怎么想,也不会把这个变化和宋征联系在一起。

    花天女将自己今日观察的情况说了出来,乔本节低着头皱着眉:“歌声带有魔力?”初听之下觉得乃是无稽之谈,但是乔本节回忆一下,当明鸳鸳开始歌唱,哪怕自己和她乃是敌人,似乎也忍不住沉浸在那种欢乐之中……

    “果然如此!”乔本节用力一拳砸在坐垫上:“她是命魂战士!”

    在这个世界中,只有命魂战士的特殊能力可以解释这种“魔力”。不过弄清楚了这一点,乔本节却一下子兴奋起来,只要找到了原因,就可以做出应对。

    他想了想,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狠之色:“既然你是命魂战士,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花天女提醒他:“不能太过分,要是明鸳鸳出事了,对我们的名声大有损坏。”

    乔本节嘿嘿一笑:“放心吧,我做事不会给人留下把柄。”他从怀中拿出一只木盒打开来,里面有三横三纵九个方格,每个格子里面都放着一只只有指肚大小的玉瓶,他从其中拿出了一个,显得有些肉痛:“珍贵无比的天上蚤,用在她明鸳鸳身上,算是她的造化!”

    “这种有灵之兽十分罕见,只有针鼻大小,而且全身透明,几乎不会被察觉。一旦寄生在命魂战士体内,就会不断吞食他的灵能,最终连命魂也会吃掉,让命魂战士在毫发无损的情况下变成一个普通人!”

    这种阴险的东西,花天女之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她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中却是暗暗提防,她和乔本节合作,难保这家伙不会暗中下了什么手段,意图控制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

    乔本节晃了晃手中的玉瓶:“这事情我来安排。”

    花天女提醒他:“明鸳鸳现在住在宋征那里,他的儿子可以打死了孟啖星,你莫要弄巧成拙。”

    “放心吧,本公子自有安排。”

    ……

    轩治古在失败之后没有马上离开百战城。

    这一次的失败对他的打击无比沉重,他这辈子自从接触了兵器之道后,就没有一天休息,几乎每时每刻都沉醉在其中。

    但是这几天他彻底颓废了,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不吃不喝,他的那些追随者看到轩治古日渐憔悴,都是心焦无比,可是不论是谁的劝说,轩治古全都充耳不闻。

    而这些追随者,现在还留在他身边的,也只有五六个人了。

    他来到百战城的时候,身边有数十位追随者,还有三人类似于“学徒”的地位,再考验一段时间,他或许会从其中挑选一位真正的弟子。

    现在,这三名学徒也只剩下了一人。

    一场失败,树倒猢狲散。

    乔本节在晚饭的时候忽然出现在了轩治古的住处——这是轩治古失败之后,乔本节第一次来看望他。

    但是几名追随者,和唯一一直留在轩治古身边的学徒上官力堵在门口,眼神之中带着恨意,并不想让他进去。

    上官力冷冷问道:“乔公子还来做什么?老爷对你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他们迁怒于乔本节,若不是因为乔本节邀请老爷来到百战城,又怎会有此惨败?

    乔本节却坦荡说道:“我知道你们怪我,我也知道我之前并不露面有些不近人情。但那是因为我知道,需要给轩大师一些时间,便是我来了,说了什么他也完全听不进去。”

    “但是这几天的时间,轩大师应该已经差不多想明白了,我来劝劝她。”

    上官力将信将疑,乔本节道:“让我试试,我有几分把握,可以让大师重新振作起来。”

    上官力迟疑着让开了路,乔本节昂然走进去,第一句话便是当头棒喝:“轩治古,这一次的失败其实是一场机缘,你还有什么好迟疑的?难道你还不如秋长天和都十二?”

    上官力等人听的莫名其妙,可是一身颓丧的轩治古却转动了一下已经有些迟滞的眼珠,喉结动了一下,干涩的说道:“你……说得对。”

    乔本节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上官力等人更加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房间中,轩治古终于站起来,失败之后第一次有了行动:“去找些吃食,另外准备为我沐浴更衣,我要去拜见宋征阁下!”

    “啊?”上官力等人一下子明白,虽然觉得屈辱,可是他们对轩治古忠心耿耿,轩治古能够恢复生机,别的事情他们都顾不上了。

    一个时辰之后,轩治古重新收拾的干净利落,登上了马车准备去拜见宋征。他从车夫手中拿过了马鞭,对追随者们说道:“你们留在这里,我是去拜师的,你们不能跟着。”

    上官力从他手中接过了马鞭:“老爷,让他们留下吧,我跟您去。”

    轩治古看着他,眼神软化:“好吧。”

    ……

    黄善进来通报轩治古前来拜见的时候,秋长天正喝的面红耳赤,他不断地朝老爷敬酒,宋征懒得跟他喝,于是秋长天顺利的自己把自己灌醉了。

    他高兴啊。但是这种大醉之下,还藏着一种放手的哀伤。他其实已经知道明鸳鸳将会振翅高飞,皇城才是她的未来。他选择恳求宋征帮助明鸳鸳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就是在选择送她高飞。

    而今日获胜,则是进一步将他的选择,几乎变成了一种事实。

    他没好气的道:“他来干什么,扫兴!”

    宋征也觉得和轩治古没什么好说的,摆手道:“不见。”

    黄善出去跟轩治古说道:“请回吧。”

    上官力一皱眉头上前说道:“虽然我家老爷输了,但是他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主动登门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轩治古拦住他,虽然登门拜见被人拒绝他也很难堪,但是这个时候需要的是表现出自己的态度。他躬身一拜道:“小哥请再通传一声,轩某就在门外等候,宋先生什么时候想见我了,请随时传唤。”

    他说完带着还要再说的上官力,两人把马车赶到了路边的墙下,坐在马车上休息。

    “你们……”黄善一阵无语,你们还赖在这了。

    他也懒得多说,你们愿意等着随便。他关了门自己也回去喝酒了。以前在村子里饭都吃不饱就不用考虑别的事情了,现在发现原来酒真是个好东西!

    几天前他被秋长天灌了几杯之后就喜欢上了这种东西。

    最妙的是,他们不缺好酒!苏家在戴罪城最大的一门生意就是美酒,来了百战城,苏云姬带了很多好酒想要打开市场,秋长天喝完了就去找苏云姬讨要。

    老家伙脸皮极厚,苏云姬也不好意思不给。

    黄善进去之后还是顺口跟宋征提了一句轩治古,宋征也不在意:“愿意等着随他。”他也没打算去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