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章 棋局(求推荐,求收藏,求支持!!!)

作者:7是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作者7是我

    木兰与孙斌对坐在三楼窗边的棋桌之上,桌上的一盘棋局,引起了木兰的注意。

    一盘黑白围棋,黑子与白子共生共存,看似十分不错又难得的和棋局面,却暗藏着一步改变双方局面的按照!

    木兰前世是游戏设计师,更是一名九段“天元棋神”,虽然棋艺不凡,但却其十分讨厌,那种人人追捧的感觉,所以便选择了隐瞒身份,简单来说是标准的“社恐”!

    木兰提起一颗黑子,一下落在了棋盘之上,顿时间,原本和棋的局势,瞬间被黑子所迫,一子局势逆转,白子再无翻盘的可能!

    孙斌一惊,这棋局是师傅“鬼谷子”,在其入世之前交给他的考题,其意是让他参透棋中玄机,让他搅乱局势,破开看似平衡却不公平的世间!

    这盘棋,他与师兄悟了四十余年,他十岁拜入鬼谷门下修行,二十岁学成入世,十年辛苦的学习,却用四十年游历的眼界解开这盘棋,面前这小丫头,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木兰说道:

    “这棋局,明显是想说,不要安于现在虚假的“和平”,只有杀至天地唯一,才能得来真正的结果,话说棋手真够有气魄的,好似是在这点当今各国的局面啊?”

    孙斌面色一凝,十分认真的问道:

    “小丫头,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木兰愣了一下,自己稀里糊涂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仿佛一切都再被一股奇怪的东西控制,她不喜欢这种感觉,确切的说:

    “我要做一个,把性命交在自己手里的人,我不希望自己的生命都时刻捏在别人的手中!”

    孙斌被她给出的答案一惊,这话虽然听起来自私,可这天下有仙人、帝王、诸侯、武者等各方势力与个人,你的存在对他们而言,若是触及到了他们的利益的底线,这些人会毫不犹豫的铲除掉你!

    将命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天下……又有几人做到了?

    看着孙斌的脸色,似乎有点凝重,他缓缓看向窗边远方,沉声说道:

    “你知道,为什么……我师傅鬼谷子,会被各大势力忌惮吗?”

    木兰摇了摇头,期待的注视着他,孙斌严肃的说道:

    “西周立国之前,天地如混沌,人间如地狱,那时天上仙人为夺人间气运,发动了一场名为“封神榜”的阴谋,他们以“长生”为诱惑,引诱人间高手残忍厮杀,夺他人气运因果,飞升成仙!”

    “这样带来的后果,会使失去气运的人间,变成一座地狱,而那些飞升的高手,也逃不过被仙人分食气运的结局!”

    木兰一惊,人是自私的,看来仙也一样!

    孙斌继续说道:

    “当初,神界有一仙人名为姜尚,他非常看不惯仙人们的做法,于是,便仙解下凡,以周幽王一同练手人界强者,在“堕仙谷”中,斩杀仙人数千,天上大半仙人陨落,硬生生断了神界的气运!”

    “此一战,天门从此再无开启之日,人间再也没有强者飞升,而堕仙谷也被转世之后的“姜尚”,命为“鬼谷”!!!”

    木兰惊了,这“鬼谷先生”的牛逼程度,完全超乎了她的相信,敢叫仙人血撒天下,怪不得能叫万国胆寒!!!

    看着木兰的震惊的表情,孙斌却冷声问道:

    “身为“紫薇帝星”下凡,曾经的你,更是群仙之首,对于这一切,你会怎么看?”

    这老头是在试探自己,她严肃的回道:

    “我不是什么紫薇下凡,我不明白为什么孙爷爷与成元和尚,会给我一个这样的身份,但无论怎样,我的答案只有一个,这天命……我担不起!”

    孙斌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没在多说,这时取出一本破败的小书,递给木兰说道:

    “这本《金光五雷决》乃是道宗之宝,有空可以试着修炼一下,另外……有空可以去看看鬼谷,那里会有你要的答案!”

    木兰急忙摇着手拒绝道:

    “孙爷爷,我……我不练武的!”

    孙斌笑着说道:

    “不用怕,这上半部是练炁养身的功法,下半部才是攻杀的五雷之术,你想练五雷之术老夫这里可还没有,给你这本是让你修理身性,延年益寿的!”

    木兰一听顿时大笑,急忙接过这本《金光五雷决》来,高兴的鞠躬致谢,他讨厌打打杀杀,但强身健体还是可以接受的!

    高兴的木兰,一蹦一跳的走出“观天阁”中,此时花百战面色微红的站在门口,看着木兰的出现,他高兴的问道:

    “聊的怎么样?”

    看见花百战眼神中的通红的血丝,看来是其已经隐约的得知了那件事情,木兰沉思片刻之后,说道:

    “无论将来如何,我都不希望自己留下什么遗憾,哪怕终有一日,我葬身于王权之下,我也要告诉世界,我来过这里!”

    “呼~!!!”

    花百战长出了一口气,他闭上了双眼,轻轻抚摸着木兰的发梢,怀念的说道:

    “之前,一直让你女扮男装,其实是为了保护你,你母亲离开的早,可你的出生便注定了不凡,我想尽办法蒙蔽天机,可是命……就该如此,既然我的女儿都长大了,那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飞吧!”

    木兰心中一阵苦涩,铁血的将军也有温柔的一面,她一把抱住了花百战,情绪激动的喊到:

    “爸~!!!”

    稀里糊涂的来到这个世界,未来得及跟父母道别,却在此刻体会到了亲情的温暖,花木兰的情绪也不由的激动了起来。

    花百战更是一愣,自己这女儿,从小便是男儿本色,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哭!

    一旁,“明珠公主”轩辕雪见看到了这一幕,不仅感慨了起来。

    这纨绔少爷的内心藏了太多东西,伪装的面具之下,却是一颗柔软的内心,她倒很想看看,卸下伪装的花木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亦日清晨,木兰换上了那套赤金莽纹“飞鱼服”,挎上了一柄“绣春刀”与周玄幽二人,大摇大摆的来到了锦衣卫总部前!

    木兰在门口大声喊到:

    “你世子爷爷在此,小的们还不赶紧出来迎接?”

    这时,沉重的木门缓缓开启,沈从炼带着十余位锦衣卫整齐的冲出,单膝下跪抱拳行礼:

    “锦衣卫“夜”字旗沈从炼,见过“总司”大人!”

    木兰一笑,迎接自己的还是一个老熟人,他将沈从炼扶起,冷声问到:

    “沈旗,锦衣卫的人呢?”

    “为什么就你一队,出来迎接本世子?”

    沈从炼吓出一声冷哼,急忙说道:

    “禀大人,锦衣卫分为“夜旗”十九人、“明旗”六十人、“凤凰旗”二百人,四品武者一百余、三品武者十余、二品武者两人,除我夜旗外,其余人都在里面陪太子审案!”

    木兰冷哼一声,拍着沈从炼的肩膀说道:

    “还是沈旗大度,没有记恨本世子啊?”

    沈从炼吓出了一身冷汗,木兰与周玄幽二人,大步走入锦衣卫总部,只见一大群人正围着太子“轩辕皇极”端茶递水,扇风点香。

    木兰冷哼一声,呵斥道:

    “放肆,锦衣卫究竟谁才是老大?”

    顿时,面前的众人纷纷上前跪拜行礼:

    “臣凤凰旗“解元”、明旗“时岩”,见过总司大人!”

    木兰审视着二人,这应该就是沈从炼口中的那两名“二品武者”了,这二人一个五大三粗,满脸长髯,皮肤黝黑,好似一个悍匪,另一位,身材瘦弱,好似一条竹竿!

    看着看着,木兰内心突然生气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她冷声说道:

    “副司长轩辕皇极以下犯上,不向长官行礼,即日起撤去副总司职务,贬为“凤凰旗”旗官,副司长由沈从炼担任,解元即日起,负责“夜旗”,“明旗”时岩扣除俸禄半年,以示惩罚!”

    轩辕皇极暴怒,他气冲冲的说道:

    “我何处以下犯上,我乃太子何须向你一个从四品下跪,还有他们都有要案在身,自然没时间向你请安,你凭什么这么处罚他们?”

    木兰转身,一屁股坐到公堂之上的“太师椅”上,将脚搭在堆满案卷的桌子上,嚣张的说道:

    “凭本世子是锦衣卫的老大,这里我说了算,另外本朝礼部有规,世子不需要向太子行礼,你要是不服,可以向圣上抗议啊!”

    ……

    三位其官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轩辕皇极更是攥紧了拳头,花小少爷当真硬气!

    轩辕皇极将一本赤红色的案卷,丢给木兰,冷声说道:

    “总司大人既然这么英明神武,那就看看这卷宗上的难题,当如何解决?”

    木兰懒散的拿过卷宗,看着上面写到:

    “大周建国以来,总有一些百姓家中,会神秘消失,除了几道诡异的血手印外,别的什么都没有,而地点,大多都在当初“成元”和尚坑杀大周百姓的那个“万人葬坑”附近!”

    木兰冷哼一声,转手将卷宗递给一旁的周玄幽,不屑的说道:

    “不过是妖邪作祟,恰好我的门客,会点茅山秘法,带他一同去将邪祟捉拿了就行!”

    周玄幽紧握卷轴,冷笑的说道:

    “打更的会点茅山之术,对付这点小事,还是不成问题的!”

    “就你,茅山派的东西,有会几成,我看阁下还是去要饭算了,免得被妖邪夺取了性命!”

    这时,一位手握浮沉,身穿青蓝麻衣道袍,一副仙风道骨的青年,缓步走入屋内!

    看着衣服上的阴阳太极图,应该是道宗弟子无疑了!

    轩辕皇极冷声说道:

    “想不到总司大人早有准备,不过,我请的这为,乃是当今“道宗”年轻一辈第一人,人称“小天师”的张楚岚,捉鬼拿邪的手段也是一流,不如……我们比试一番?”

    木兰都没正眼瞧他,一副笑着的样子说道:

    “可以啊,既然要比,那二位就定个时间,也当给本世子,长长见识了!”

    周玄幽看向张楚岚,二人冷笑的注视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道:

    “今晚二更,乃是极阴之时,西南荒山“万人葬坑”,不见不散!”

    说完,木兰起身拍着沈从炼说道:

    “夜旗的兄弟们,跟本世子去百花楼享受一下,就当本世子给各位陪罪了!”

    一行人蜂蛹的来到这帝都第一酒楼,看着这红花百里的酒楼,以及各个美艳妖娆的花魁,木兰不禁感叹,有钱人的快乐,当真想不到啊!

    木兰左拥右抱的端起酒杯,对沈从炼说道:

    “沈副司长,今日这杯酒,就当我给你赔罪了,以后跟哥混,保您吃香的、喝辣的!”

    受宠若惊的沈从炼,急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慌张的说道:

    “多谢大人提携,只是,据我们了解,西南那个邪祟恐怕实力不俗,我担心大人……”

    周玄幽沉声说道:

    “那下面的邪祟,是大周几十万无辜百姓的怨念所化,其实力绝对不可小视,那“小天师”虽强可道法却无法直接克制它,今晚的行动无论怎样都会存在危险,我看公子与境界低微的兄弟们,还是不要去了!”

    木兰沉思片刻说道:

    “不行,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丧尸大片我也没少看,我倒要看看这东西,到底长什么样子!”

    众人一头雾水,什么是“大片”啊?

    沈从炼拔出锋利的“绣春刀”,信誓旦旦的说道:

    “既然大人看得起我们,那属下誓死也会保护大人的安全!”

    木兰笑着说道:

    “唉,现在好好享受一下才是最重要的!”

    “小二,上酒!”

    此时,宫内传来了轩辕百里魔性笑声:

    “哈哈哈,皇儿就是需要被打击一下,才能经历成长,看来给他安排到花家那小子的身边,当真是个明智的选择啊!”

    旷公公阴柔的说道:

    “陛下圣明,只是……那西南荒山的那个东西,可不是什么凡物啊!”

    “凭那“小天师”和锦衣卫,恐怕……”

    轩辕百里笑着凝视向远方,说到:

    “佛教的那位“小活佛”,也已入了帝都,这样……足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