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 初露锋芒(求推荐,求收藏,求支持!!!)

作者:7是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作者7是我

    周玄幽摸索着下巴,他看着画像上人,莫名的感到有几分熟悉的感觉,他思索道:

    “你是觉得,那花小妹会与这个纨绔的花少,有什么联系?”

    龙天宇沉声说道:

    “昨夜刺杀花知暖的那伙人,都是来自花家院内家丁,这花少偏偏也在这个时候失踪,恐怕与花知暖脱不开关系!”

    “你们在看什么呢?”

    花知暖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二人顿时吓了一激灵,周玄幽急忙解释道:

    “我们在讨论,这“帝都”最纨绔的世家子弟,花木兰小魔王,与二皇子轩辕敬城、户部尚书之子关覃、工部尚书之子乐文,四人并称帝都四魔!”

    “他们四人,敢砸丞相府、在王爷殉葬的时候,在“花满楼”内大张旗鼓的喝花酒,甚至那花少,他敢调戏陛下最宠爱的“宝珠公主”,掌捆文坛儒圣“墨圣”!!!”

    花知暖听后,不由的脖颈一凉,她一直好奇,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孽,百姓们会一直唾骂他,如今一听,这家伙真的是作死专家啊!

    “铛~!!!”

    “凤鸾驾临,回避!!!”

    花知暖惊讶的望去,只见前方十里红妆,一只雕刻着金凤的銮驾,周围二百多位宫女、侍卫、御林军,列阵前行,这霸气的场面,非皇后无疑了!

    这时,花知暖的耳边,传来了周玄幽紧张的声音:

    “干什么呢?不要命了!”

    花知暖这才会过神来,她发现周五所以人都跪地相迎,唯有她一人,傻站在原地,这时太后的凤撵缓缓停在了她的面前!

    “小姑娘,上来吧!”

    太后的声音既慈祥又威压,花知暖顿时下出了一身冷汗,一旁的龙天宇紧握着拳头站了起来,沉声说道:

    “母后,小暖是我的仆人,如今见太后凤驾被其场面惊讶,从而失了礼数,望您恕罪!”

    一层红纱后,太后看也没有看他,只是厉声呵斥道:

    “礼数?你也知道礼数?”

    “你虽出生不正,但也为皇子,如今这么重要的场合,你竟穿着像一个乞丐,你把皇家的威压置之何地?”

    “还不赶紧上来,耽误了本宫的祖祭词会,我要你好看!”

    花知暖发现,龙天宇的指甲,已经深深嵌入了手心,鲜血顺着他的手掌,缓缓滑落。

    见龙天宇登上凤撵,花知暖也跟了上去,只见面前,一位身穿唐服,眉心上庸朱砂点缀着“牡丹花”的中年女子,虽然两鬓斑白,但眉宇间还是能看的出年轻的风采!

    太后挥了挥手,说道:

    “去准备一套衣服,等到了词会给天宇换上,莫要失了皇家的脸面!”

    说完,太后严肃的眼神看向花知暖,六宫之主的威严,顿时令花知暖急忙跪倒凤撵说道:

    “噗通~!”

    “民女花知暖,见过太后娘娘,我就是一个乞丐触犯了太后,请太后恕罪啊!”

    太后缓缓起身,她将花知暖扶起,捏着她的脸颊,笑着说道:

    “像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可不是什么乞丐出身,本宫问你,可有婚配?”

    龙天宇顿时紧张的抬起了头,望向花知暖。

    此时,花知暖早已慌的不成样子,她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样,太后顿时被逗的哈哈大笑,她轻轻拍着她,说到:

    “不必害怕,本宫与你有缘,等到了词会,我把我那儿子介绍给你认识,说不定你以后还要管我叫母后呢!”

    龙天宇缓缓低下了头,眼神中满是五味杂陈!

    这时,凤撵缓缓停下,几人来到了大夏祖地“凤凰陵”的观礼阁前,只见面前一位身穿金狮铠甲,眉宇间尽显帝王霸气的帅气青年,掀开了帘帐,身后百万学子齐齐跪拜皇后尊驾!

    此时,太子“轩辕皇极”眼神带带的盯着花知暖,已然忘了给皇后请安!

    皇后云曦,幽怨的在他腰间扭了一下,责怪道:

    “哪有这么定制女孩子看的,无礼!”

    轩辕皇极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单膝下跪,大声喊到:

    “太子轩辕皇极,带领大夏百万学子,恭迎太后圣驾!”

    太后云曦缓缓走下凤撵,她轻轻附在轩辕皇极的耳边说道:

    “这小姑娘本宫非常喜欢,你小子要是有本事,就把人家娶了!”

    轩辕皇极面色羞红的低下了头,一旁换好衣物的龙天宇,也是十分清秀的帅哥,花知暖顿时乐开了花,她暗道:

    “什么情况,我……我这是穿越之后,准备开后宫了?”

    轩辕皇极没有理会龙天宇,转身坐了一个请的手势,礼貌的说道:

    “姑娘,请上方观礼!”

    花知暖急忙害羞的点了点头,说道:

    “太子殿下客气了,我就是一个乞丐,您先请!”

    三人走上高台,只见身旁有一白衣老头,眼神正色眯眯的瞥向花知暖,手中还不停的摸索着侍女的玉手。

    龙天宇小声说道:

    “这家伙就是墨渊“墨圣”!”

    花知暖冷哼一声,说到:

    “这色老头,该揍!”

    这时,太子走到高台之上,大声宣布道:

    “今日,祭祖词会,集百万学子于此地,特此作词辩论,今日的题目,乃陛下旨意,名为“儒生”,请各位学子踊跃作词!”

    这时,一名学子走上了台,手握折扇对着众人作揖,高兴的说道:

    “今日得皇室恩典,抢得这词会头筹,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行献丑了!”

    说着,那名身着华贵的学子,一副派头十足的样子说道:

    “我以为,身为“儒”家学子,便该用“儒”家的思想,来帮助大夏国的发展,我们要让“儒”家思想,改变人们,让人人都有书读,让七国散布“儒家”的种子,让儒家带给百姓们和平与幸福!”

    “好~啪啪!”

    顿时间,场下的学子纷纷鼓掌喝彩,而高台上的花知暖与龙天宇正疯狂的旋着上面的水果与糕点!

    一旁的“墨圣”都不由嫌弃的骂到:

    “粗鄙!”

    轩辕皇极一阵尴尬,他笑着问到:

    “如此精彩的词典辩论,姑娘难道不喜欢吗?”

    花知暖艰难的吞下口中的糕点,不屑的说道:

    “你看这些学子,各个衣着华贵,言辞轻浮,哪一个不是富家官宦的子弟,空口白牙在那里扯淡,却一点行动都没有,真是可笑至极!”

    轩辕皇极大为震惊,这花姑娘的话,绝对说到了点上,这帮学子确实是一群只会高谈阔论的家伙,论大夏国的贡献,他们甚至不如一些种地的农民!

    这时,一阵吵闹声响起,一位身着补丁素衣的穷酸书生,闯入了“观礼阁”中,他大事叫喊道:

    “儒家,不过是为害百姓的最大毒瘤,你们口口声声说,要将儒家思想带给人们和平,可饿死的百姓,每年纷争的战乱,那个时候你们这些儒家,却在酒池肉林,潇洒快活,何曾想过这些,要想带来真正的和平幸福,只有拔掉“儒家”这颗巨大的毒瘤,用战争平定七国的纷争,那时才会迎来真正的和平!”

    ……

    全场一片鸦雀无声,这些学子惊呆了,这个清算书生竟然赶在如此场合,公然指责“儒家”废物,还敢扬言要以战争带来和平,这……太疯狂了!

    “啪~!!!”

    高台上的墨老,气愤的拍桌而起,他怒吼道:

    “来人啊,将这个扰乱词会的疯子,拿下去打入天牢!”

    “放肆~!!!”

    “轰隆隆~!”

    恐怖的气势,自轩辕皇极身上爆发,他的声音如雷,顿时呵斥住了,前来的拿人的士兵!

    花知暖见此情形,不由的被吓了一激灵,一旁的龙天宇解释道:

    “这家伙刚才释放的,是我们习武之人所练的“炁”的东西,人体所能积累的“炁”越多,境界便越高,而这些境界被人分为十到一品,而一品以上称为“宗师”,到那时炁花莲花,为别人“金莲”、“并蒂”、“三花”三大境界,这些人便是当事江湖武林,顶尖的存在了!”

    “而轩辕皇极那家伙天赋异禀,弱冠之年以是四品武者,恐怕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花知暖震惊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好气的问道:

    “那你和打更的,究竟是什么境界?”

    龙天宇忌惮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太后,发现她并未在意自己,便悄悄在桌子下面伸出了五根手指,嘴中还嘟囔着:

    “打更老周,我看不透他的实力,估计比我多了不是一点半点!”

    花知暖极为震惊,按年龄推算,这龙天宇比轩辕皇极大几岁,更有皇室资源培养,而龙天宇却只有一人苦修,却境界只差他一重,这不仅要经历非人的休行,还要地方皇室的陷害,当真是不容易!

    至于打更的周大哥,他一直都有一股神秘的感觉,好似在隐藏着什么身份!

    这时,太子轩辕皇极,冷声呵斥道:

    “墨老当真是好威风,竟然将手都伸到皇室里来,一个儒圣也敢调配御林军吗?”

    墨渊顿时慌了,他起身刚想解释,一旁的太后却冷声责怪道:

    “皇极不得无礼,莫要失了皇家的礼数!”

    太后云曦,自然是怕太子得罪这“墨圣”与他身后百万学子,到时候恐怕会对帝位的继承,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可太子轩辕皇极自由打算,他转身面相花知暖说道:

    “姑娘学术独到,相必对二人的争论,有自己的看法,今日我为你做主,许你畅所欲言,请上台来,说说你的看法!”

    ……

    花知暖看着众人异样的眼光,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这种场合让自己出头,这不是要自己命吗?

    墨圣见其不为所动便嘲笑道:

    “太子大人真是眼光独特,竟然愿意听一乞丐的荒唐言论的蛊惑,真是可笑至极!”

    花知暖气愤的攥紧了拳头,这个混蛋老头真的是欠揍,她拍桌而起,指着墨圣大骂道:

    “堂堂儒圣,自一开始就在猥亵你一盘的女仆,眼神还不停的猥琐看向下方女学子,你这种人能成为文坛儒圣,真是文坛的耻辱,你为人言行轻浮,高傲自大,怪不得那花少会大耳贴子仇你活该!”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哗然,众学子纷纷议论起“墨圣”传闻中的那些风流绯闻!

    墨圣见状,气的面色羞红,他指着花知暖大骂:

    “你个疯子放屁,老子……”

    话到一半,墨圣才发现自己反应过激爆了粗口,文坛大家当众骂人,这……这下可麻烦了!

    花知暖继续说道:

    “我觉得,那个穷酸书生说的非常有道理,七国不平,何以安天下?”

    “我辈书生,当有三分血气,方能立与天地之间!”

    顿时间,台下的学子们无比震惊,这女子说的话十分霸道,却点燃了他们的内心,都说儒家学子软弱,是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般,这“三分血”气直接说道了他们的心坎之中!

    “哗啦~啪啪!”

    顿时间,台下了响起了一片雷动的掌声,众学子纷纷起立,对其鼓掌喝彩,就连一旁的太后,都是满脸欣喜的点着头!

    墨圣觉得自己老脸挂不住了,急忙起身指着花知暖发难道:

    “小姑娘不知你师出何门,言语如此狂悖!”

    花知暖明白,若是没有深厚背景,这老家伙与这些势力的学子,必定会让她难堪,一旁的太后正准备帮助,花知暖便抢先说道:

    “云山雾中,深谷之内藏仙人!”

    ……

    顿时间,全场都肃静,众人直接睁大了双眼,墨圣直接一口鲜血喷出,应声栽倒在地!

    轩辕皇极与龙天宇无比震惊的确认道:

    “你……你是鬼谷门徒?”

    花知暖犹豫片刻,便继续装模作样的承认道:

    “对……对啊,我就说鬼谷先生关门弟子!”

    这时,在场众人,纷纷恭敬的鞠躬,齐声喊到:

    “吾等,拜见先生!!!”

    花知暖看着太子与太后都鞠躬了,她苦笑的小声嘀咕道:

    “完了,这下逼装大了!”

    远处,一处白塔之上,一身穿白色唐服,两鬓斑白但气势十足的中年,哈哈大笑的说道:

    “哈哈,想不到花家出了个这么有趣的小丫头,通知太后,让她带着那小丫头与天宇,一同到天坛祭拜!”

    顿时,那中年人眼神一寒,冷声说道:

    “把那个墨圣,逐出大夏国,永世不得踏入大夏国境内一步!”

    一旁的下人,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急忙恭敬的应道:

    “奴才,领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