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 有你真好

作者:喃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很好。

    张潭波看着时妤牵着喻昕不知道成功滑了多少圈进阶夏塞步,甚至还将之前教过的华尔兹,探戈这些也一起滑进去了。

    整套下来行云流水,一点失误也没有。

    很欣慰。

    但隐隐又觉得不太对劲。

    这不是平常时妤那丫头的风格啊,平日里怎么着也得摔个十几次的。

    不对劲,有猫腻!

    果然,几分钟后。

    坐着喻昕给自己搬过来的椅子,享受着时妤给自己捶腿,看着满脸希冀地望着自己的时妤,张潭波心里不禁冷笑一声。

    哼,他就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想让我带你去买奥特曼”

    “嗯嗯。”

    时妤疯狂点头,手上捶腿的动作更卖力了几分。

    “我凭什么……”

    “凭你是全世界,不,全宇宙最最好,最帅的张教练。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听着时妤在一旁的吹捧,就连喻昕都在旁附和着,虽然知道有一点儿夸大的情况,但张潭波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毕竟,孩子嘛,惯会说大实话的!

    “行吧,那走吧。”

    瞬间,捶腿的动作停了,椅子也不摇了。时妤立马起身,和喻昕一起去换衣服。

    看着两人一溜烟的背影,张潭波暗骂道。

    两个没良心的小家伙,再信你们我就是狗。

    ……

    “你确定是来给你弟弟买一个奥特曼的?”

    “嗯嗯。”

    张潭波看着身旁乖巧点头的时妤,眉眼一抽。

    “那这个芭比娃娃和奥特曼是啥?”

    张潭波努力平复自己内心的汹涌,尽量心平气和。

    “是教练给我和喻昕哥哥的奖励啊,今天我们滑的这么好。我们最最最好的张教练肯定会给我们买礼物啊。”

    说着,在时妤不停地在身后戳他疯狂暗示后,喻昕也和时妤一起天真无邪样地点头,状似眼巴巴地瞅着张潭波。

    “行吧行吧。”

    都这么说了,难为这俩孩子了,买吧买吧,真是的。

    张潭波掏出钱夹,就要付钱。

    “等一下,那个我给。”

    时妤从口袋里掏出今早从存钱罐里拿出的所有钱,一块一块的数着,递给了结账阿姨。

    这是她最近攒下的所有零花钱,都在这了。

    时妤还用剩下的钱买了三根棒棒糖,嘴里喃喃着:喻昕哥哥一个,张教练一个,剩下的时昱一个。

    “好了,走吧。张教练再见。”

    张潭波握着手里的棒棒糖,看着抱着玩具离开的两人。

    颇有一种被利用完后丢给你一根糖的可怜狗的感觉。

    想着,张潭波恶狠狠地咬开包装,把糖塞到嘴里,用力咬着,一个不小心,却又磕到牙了。

    捂着嘴,惨兮兮地离开了。

    ……

    医院。

    时母坐在床边,握着时昱的手睡着了,发丝凌乱,颈衫和衣袖处有着些许皱痕。

    应该,就那样枕着睡了一夜。

    时妤轻脚走到床边,轻手拿起一旁的外套给时母盖上。

    忽的,时妤低眼一瞥,却发现时母脚上的拖鞋仍如昨日般只有一只。顿时,喉咙发涩,眼眶中蓄满了泪珠。

    时妤仰头望着病房上的天花板,快速眨了好几下眼睫,这才止住了眼角呼之欲出的泪花。

    时妤吸了吸鼻子,缓缓蹲下身,从床底拿出一只医院准备的拖鞋,轻怜地握住时母的脚踝想要替她穿上。

    却在碰到的一刹那,干燥的肌肤下是冰凉的触感,指尖的温热和脚踝凉意的碰撞。

    饱含的,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护,孩子对母亲的关切。

    肤虽凉,情却热,不可负。

    霎时,就在时妤刚给时母穿好鞋的那一瞬,时母却突然动了动,醒过来了。

    时母转头一看,瞧见时妤蹲着在给自己穿鞋,不禁感动不已,慈爱地摸着时妤的肩角,柔声道:“抱歉啊,妈妈昨天太忙了,没来得问你,你现在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啊?”

    时妤摇头,随即,缓步张开手抱住时母,把头埋在时母怀里蹭了蹭,没吭声。

    真的没事。

    时昱当时突然一把把她拉到身前,自己挡在她身后,狗只咬到了他,她除了被吓到了可以说是毫发无损。

    其实,她也没想到当时时昱会那样保护她的,明明平时他总欺负她,说她的。

    俄顷,喃喃软语道:“妈妈也要照顾好自己。”

    时母也轻轻地拍着时妤的后背,温声细笑道:“好,我们小妤真是懂事,会心疼妈妈了!”

    不久,时母去缴费,时妤把奥特曼放到时昱枕头旁后,便撑着手,认真端视着时昱的睡颜。

    时昱睡着后的样子和平时倒挺不一样。

    病房里的灯光偏冷白,衬着时昱本就苍白的肤色更加白皙,褪去了平日里的活泼顽皮,更添了几分乖巧恬静,让人不觉心生怜意和爱护之情。

    又替时昱捻了捻踢掉的被角后,时妤双手支着下巴,凝视着时昱,嗫嚅低语:“弟弟,谢谢你,你要早点好起来啊。”

    病房内安静无声,似是刚刚恍若无言。

    窗外阳光正好,扶光耀眼,摇曳生姿,暖黄悄悄爬上病床的一角,在时妤看不见的那侧,隐约可见,被角下动了动的指节。

    ……

    时昱出名了!

    这事儿,是他在坐到教室后,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从进校门开始,到好不容易在教室坐下后,时昱就感觉有无数道饱含好奇和探究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一抬头就能看见有同学盯着自己,神情略带同情和怜悯的同旁人碎碎细语。

    就连教室门口,都有人探头往他的方向偷瞄。

    这是怎么了?

    他不就请了几天假嘛,怎么回来就这样了?

    发生什么了?

    顷刻,等喻昕坐到他旁边后,时昱连忙拉过他,神情凝重,仿佛如临大敌,把喻昕搞得一脸茫然。

    哪曾想,后桌的一句话,让时昱更是惊疑不定。

    “你不是被狗给咬……断腿了,截肢了吗?”

    !!!

    他截肢了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看出时昱的疑惑,后桌不可思议道:“你不知道吗?”

    见状,喻昕赶紧把时昱拉过一旁,三言两语简单解释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缓缓,时昱这才知道,原来是前几天他被狗咬伤住院,喻昕帮他和班主任请假时,被在办公室的其他同学听到了。

    于是,嘴一启,八卦谣言便四起,传着传着,故事就变成了,一年级有个同学被狗咬伤变成一年级二班的时昱被狗咬断腿,在医院截肢了。

    “啪——”

    时昱忽地站起身,走到讲台前,重重拍了好几下,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虽然从一开始,都在看着他。

    “你们看,我的腿好着呢,也不是假的!这还有腿毛呢?”说着,时昱还拉起裤腿,漏出半截小腿,独脚蹦着绕全班游行了一圈。

    还特地捏着自己那根腿毛给大家看,以证真腿。

    却一个不察,重心不稳,后仰,把在他身后跟着的喻昕狠狠压在了身下当垫背。

    啪啪摔地声和两人痛呼声,在此刻鸦雀无声的教室里显得格外突兀,颇有欲盖弥彰反实锤不成之感。

    顿时,似乎越描越黑。

    ……

    傍晚,雾冰俱乐部。

    “这个字错了,这个也错了,还有这个……阿妤,要不,你不会写的用拼音代替吧?”喻昕看着面前通篇错别字以及拼音的信,他委婉提醒道。

    “哦,好吧。”时妤跪在地上,摇着笔头,盯着面前的信愁眉苦脸,咕咕道。

    “嗯,你有不会的就问我。”

    “好滴。”时妤讷讷点头应着,接着趴在桌子上开始继续写。

    “阿妤你别这样趴着,对眼睛不好的。”

    “好。”

    ……

    好,很好,他算是想明白了,他成天在这就是多余的呗。

    张潭波坐在一旁的板凳上,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看着面前这一派温馨,忍不住冷哼出气。

    他牺牲下班时间,给这两小孩提供写信的地方,就自顾自在那,连个谢谢都没有,没良心!

    “谢谢张教练。”

    半晌,时妤终于画完最后一笔后,就站起身,拉好书包和喻昕一起道谢。

    哼,算你们有良心。

    “到了,阿妤加油,没事的!他可是你弟弟,怎么会怪你,收到你的信了肯定还会很感动的!”

    喻昕把手里的书包递给时妤,摸着她的头,声音轻缓道。

    “嗯!”

    时妤看着喻昕给自己做的加油打气后,重重点头,深呼一口气后走进了家门。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

    “干吗啊?”

    时昱咬着苹果,觑着眼前的时妤,茫然道。

    “给,给你的。”

    时昱瞧着扭扭捏捏,给他塞了一张纸就跑的时妤,一脸懵。

    时昱把果核扔进垃圾桶后,擦了擦手,徐徐打开。

    “亲爱的弟弟你好,我是你的姐姐时妤。虽然你又讨厌又喜欢欺负我,还总说我,偷我零花钱,喜欢和我抢东西……”

    看到这一长串拼音夹错字损他的话,时昱眼角抽搐,就这?

    “还喜欢骂我笨蛋……”

    时昱在内心默念了一句笨蛋后,却还是接着看下去了。

    蓦地,眼神一顿。

    “但是,你还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弟弟。”

    “那些笑你被狗咬了的人都是坏蛋,你是好蛋。”

    “你保护了我,替我打跑恶狗,是拯救我的奥特曼!不对,你比奥特曼还厉害,你超棒的,是个大英雄!”

    “谢谢你弟弟,有你真好。”

    最后一行,歪歪扭扭的画着一个小男孩做着奥特曼经典激光手势,身前是倒地的大狗,身后是一个被他保护的小女孩。

    虽然笔画稚嫩,甚至还有点儿丑,但是莫名让人觉得心里甜馨馨的。

    “笨蛋,画的丑死了。”

    时昱吸了吸鼻子,坚决不承认自己被感动了,只是鼻子进沙了,略带哭音的咕哝着。

    门后,时妤眯着眼透过门缝瞧见时昱看的好像在拿纸吸鼻子,忍不住捂脸笑着跑到沙发上打滚,咯咯咯笑个不停。

    是夜,时昱看着流口水睡得香甜的时妤,忍不住腹诽道:睡得像只猪一样。

    但,转头,还是用纸给时妤擦了口水,也替她盖好被踢掉的被角。

    时昱躺到上铺后,静默半晌,侧脸朝着窗外的方向闭上眼,碰着时妤送给他的玩具,张开嘴,别扭着无声说道:

    笨蛋姐姐,不用谢,有你也真好。

    ……

    另一边,喻家。

    喻昕在桌前细细摩挲着时妤傍晚折给他的千纸鹤,朦胧的灯光照在少年脸庞,温柔了眉眼,微扬的嘴角挂满了欢愉,唇珠无声蠕动道。

    阿妤,有你真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