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六十八 誓与大燕共存亡……

作者:江南的风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那谁,好端端为啥让老子退下来?老子还没过够瘾呢!就差一点老子就能把城门给撞开了!”

    退回阵中的韦巅一见到刘策是满腹的牢骚,他好不容易第一次体会到能以一敌万的快感,恨不得一人攻下城池,却万万没想到紧要关头被刘策一道军令给撤了回来,心里自然是万分的不满了……

    “给我闭嘴!”刘策沉喝一声,“给我记住,本军督才是一军主帅,私下里你怎么胡闹本军督都无所谓!但是在战场之上,一切都必须以听从本军督的指挥,我让你打你就打,让你退就得给我退,凡敢不从号令者,一律尽诛!”

    “……”

    韦巅一时无语,被刘策那股气势所震慑,只能立在一旁默不作声。

    刘策不再理会他,只是对边上两名近卫军士兵吩咐道:“替他卸甲,上百斤重的铁甲,任你是神力过人,也无法长时间忍受,本军督可不想看着你被压的得了心衰症,白费了你这几百斤肉……”

    完,刘策就径直来到许文静跟前对他道:“军师,你接下来城内会有什么动作呢?”

    许文静闻言,思索片刻笑道:“回禀军督大人,如属下所料不差,不出三日,城内守将必定献城投诚,眼下岭南各处已无叛军驰援,涿河与岭南城必经之路悬谷关也已被我军控制,岭南城已然成为一座孤城,今日所见,城内守军毫无斗志,妄想死守待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刘策点点头,然后对身后亲兵道:“传令下去,大军进驻岭南城郊,给城内的守军再添上一把火!”

    ……

    傍晚时分,岭南城,乾坤宫之内,龙兴文等一众“大燕国”官员此时聚集一处商议接下来的守城事宜,他们此时各个面带苦色,每人脸上神情都如丧考妣一般毫无血色……

    只听龙兴文哆哆嗦嗦地道:“你们是没见到,那怪物有多可怕,万箭齐发都不能伤其分毫,那撞在城门之上发出的巨响犹如雷一般,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着,他又紧了紧自己的衣甲,露出一丝惊惧的神情。

    众人闻言,再见到龙兴文那副表情,更是脸色苍白,异常的难看。

    “城中已然断粮,皇上的大军又在数百里之外,一时想回援京城都十分困难,所以,我们得想个完全之策出来,首要问题就是解决眼下粮草紧缺的难题……”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臣”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叫丁勉,涿州当地士族门第,祖蔽自立时也是第一个响应的人,在“大燕国”朝堂上算是很有话语权了。

    丁勉的话刚落,另一名官员立马反驳道:“丁老,这种明知故问的形态就不必多了,城内该搜刮的粮食,哪怕是一粒米糠都收缴了,哪还有余粮啊?”

    “再仔细搜寻一番还是会有的……”丁勉道,“这些百姓狡猾的很,定在暗处藏了不少救急的口粮,应该派人再仔细搜几次才行……”

    那官员闻言反对道:“丁老,您是老糊涂了么?你看看城里百姓们现在吃的都是什么?野菜树皮,连个土豆皮都找不到,让我们如何再去征粮?更何况现在这种时候,难道就不怕把他们逼急了,一个个都反了么?也不看看城里少了多少人去投刘策?”

    “反一个杀一个,区区贱民而已,能掀起多大风浪?”丁勉不屑地道,“只要熬到皇上的大军回师,必能扭转乾坤……”

    官员摇了摇头,不再多什么,他知道和这个老东西再讲下去也是白费口舌,他怕是不知道刘策以粮为饵早就让岭南四处的百姓变心了,再征粮?不用刘策大军进城,怕是在座诸位都得被百姓给撕成碎片了……

    “不用多言!”

    忽然,一声暴喝在大殿之上如雷贯耳般响起,只见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红衣青年傲然而立,他名为董禄,同是当地的士族之一。

    只见董禄拱手虚空摆了摆道:“我董禄对大燕国,对皇上是忠心耿耿,如今国难当头,理当舍命死守京城与刘策死战到底,这样才能报效皇上的知遇之恩!”

    大殿之上百官闻言为之一怔,随后齐齐起身附和起来。

    “董大人所言甚是,我大燕国初立,定会遭遇种种磨难,理当鞠躬尽瘁,为皇上为百姓挺过这道难关……”

    “董大人真乃我辈学习之楷模,在下佩服……”

    “董大人气魄过人,不就区区粮草么?我变卖家产捐献国库……”

    面对大殿之内群情激昂的情景,董禄是意气风发,负手而立,大有鹤立鸡群的姿态,令人心生敬意。

    待气氛稍稍平复,董禄两袖一挥,对殿内众人道:“如此危难时刻,我等又岂能在这里徒费口舌浪费光阴?董某这就回府召集家丁,誓与大燕国共存亡!”

    话毕他昂首挺胸,大踏步走出大殿之门扬长而去,留下一殿众人点头称赞。

    “不愧是国之栋梁,我大燕国若多些董禄这样的后起之秀,不出十年就能国泰君安……”丁勉望着董禄离去的背影,不由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龙兴文见此,也连忙起身道:“诸位,董大人所言甚是,我们与其在这里徒费口舌浪费光阴,不如回去各司其职,一同抵御刘策的进犯,事不宜迟,在下也要前去城头督促将士严加防备刘策偷城了,告辞……”

    话毕,龙兴文也急匆匆的离开了大殿紧随董禄而去,剩下的官员也找了个理由离开大殿而去,很快原本人声鼎沸的宫殿就空无一人,只留一把金玉打制的偌大龙椅孤零零的点缀着这金碧辉煌的却又阴暗无比的大殿……

    董禄一回到府中,立马关上院门,随后迅速召集家中数十名家奴,对他们声道:“祖蔽逆贼大势已去,我等不能为了他而一起陪葬,等黑之后,我便想法打开城门,迎接王师进城……”

    另一边,龙兴文并没有前往城楼,也是回到了家中,对自己的夫人耿氏道:“这燕国得位不正,民心尽失,我欲和城外王师一道拨乱反正,以后只求能做一介富家翁,还望夫人能借助你兄长耿大学士在朝堂的名望替我去求军督大人饶我全家一命!”

    从宫殿回到自己府上的各人都开始准备献城投降的事宜,与之前那股“誓与燕国共存亡”的气势形成强烈的对比,笑话,那只是而已,傻子才与燕国共存亡,除非脑子进水了才那么做。

    不过,还真有脑子进水的人存在,那就是丁勉,他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家中死士,一旦城破就找准机会杀掉刘策扭转颓势,他相信只要刘策一死,那么大燕国就能千秋万载的延续下去。

    不是丁勉对大燕国有什么归属感,而是他知道,大周皇室谁都可以放过唯独自己这个怂恿拥立祖蔽称帝的世家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他没有退路,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

    ……

    夜幕降临,岭南城头上的士兵望着城外安置的大营内星火点点,闻着不时飘来的饭菜香味,只觉得腹中比任何时候都要感到饥饿难受,恨不得立刻出城投诚。

    白那一幕已经让他们军心尽失,无力再战,现如今更是难以忍受饥饿的煎熬,只能俯在垛口处贪婪的吸食着飘来的炊烟,尽量幻想着自己在饭桌前尽享鱼肉的情形。

    “打开城门!”

    一声厉喝忽然在岭南城门之后响起,在火光照耀下,只见董禄一身铁甲一脸的肃然之色,身后跟着十余命手持利刃的家奴,也是各个面色凝重。

    守城士兵见此,木然地问道:“董大人,您这是?”

    董禄一脸正气凛然:“我决定出城与敌军决一死战,纵使寡众悬殊,有去无回,也要彰显我董禄对大燕国的一片赤诚之心……”

    守城士兵闻言一阵错愕,这位董大人可是尖酸刻薄的很,怎么突然会变得如此正义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城门放他出城。

    “为何还不开城门!”董禄见守门士兵久久没有动静,立刻大吼一声,“尔等怕刘策,我董禄可不怕,我董禄对大燕国可是一片拳拳之心,地可鉴……”

    董禄又开始义正言辞的诉自己的忠心,让那些士兵顿觉头都大了,好不容易等他一番长篇阔论完,还是一脸的木然,不知该不该开城门。

    “打开城门,本将军为董大人送行!”

    这时,龙兴文及时赶到,见董禄带着家奴迫不及待想要出城,心中自然知晓他的那点心思,但也没点破,只是吩咐守军士兵把城门打开,放他出城。

    “龙将军!”董禄冲龙兴文重重点了点头,策与马背之上拱手正色道,“董某此去与敌军厮杀,是九死一生,大燕国就拜托你了!”

    龙兴文闻言,心中是如同吃了苍蝇一般万分恶心,但也只能装出一副热血沸腾的模样对他道:“董大人放心,城在人在,只要我龙兴文在这城楼一,就会确保大燕国都万无一失!”

    “嗯,保重!”董禄再次拱手施礼,万分凝重地道,“一切就有劳龙将军了!”

    话毕,他带着家奴冲出了城外,直奔刘策大营而去。

    守军将士见董禄离去,刚要准备关闭城门,就被龙兴制止了,只听龙兴文道:“兄弟们,都把兵器放下吧,本将军不能再让你们挨饿受苦了,决定重回大周怀抱,与祖蔽叛逆一刀两断!”

    着龙兴文拔出腰间宝剑双手平端用力一掰,那把佩剑立刻断成了两截……

    而董禄那一边,一到刘策大军营口便下马跪在泥坑里,双手高举对着守营将士大声呼喊:“罪臣董禄,求向大周前军都督请罪,还望前军都督能看在罪臣弃暗投明的份上,饶我一条贱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