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八五章 他是杨丰,他是杨丰!

作者:木允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半个时辰后。

    青州府文庙内。

    “签不签?”

    杨大帅拿着一份讨伐他自己的檄文,对着被按在面前的王之垣喝道。

    可怜的王之垣这时候鼻青脸肿,甚至胡子都被扯下不少,稀稀落落看着就像没薅干净的草丛,而且原本胡子处还在流着血。

    嘴里的牙齿应该也掉了几颗……

    造孽呀!

    他都七十多了,总共也没剩几颗牙啊!

    而在他身后四个身强力壮的穷秀才,正非常粗暴的按着他,而赵焕,傅光宅等人全都被按在地上,一个个老老实实不敢动,韩萃善已经死了,从快三丈高的城墙上拍在地上,肯定是要死的。他们可不想做下一个,这时候众怒难犯,都老老实实的吧,而在他们周围是无数士子,看上去就跟围着断头台的英格兰刁民一样,他们后面孔夫子的塑像正默默看着这魔幻一样的场景。

    “见峰公,您还在犹豫什么?”

    张孔教不满的说道。

    “尔等,尔等,尔等何苦相逼!”

    王之垣哭着说道。

    他真不想签啊!

    他王家可没有人在弘光朝做官,理论上王家依然是万历的忠臣。

    而杨丰的行事原则现在也很清楚,他就满足于把万历当傀儡,继续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样对于王家这种依然保持对万历忠心的家族来说,完全可以在这个类似曹操时代的朝廷里面继续做官。曹操时候有的是这样,他们以汉朝大臣的身份继续维持高官显贵,曹操有自己的魏臣体系,但许都也有汉臣,要是杨丰不篡位王家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他们家做官的太多,而且地位都不低。

    现在最低的王象斗也是五品官,更别说他儿子王象乾这样的总督,侄子王象坤这样的布政使。

    王家真没有必要拼命。

    就算现在把王家所有的田地都交出,就凭着这一堆官职,王家照样是山东第一大世家。

    没有必要拼命啊!

    “看来见峰公还是不想做忠臣啊,同学们,见峰公不想做忠臣,那咱们该怎么办?”

    杨丰喊道。

    “抄家!”

    “去新城抄了王家,左右就两天路程!”

    ……

    穷秀才们激动的高喊着。

    抄家!

    抄家什么的最好了!

    他们现在第一次享受到南方那些刁民的快乐,难怪杨丰打土豪分田地会那么可怕,这真的很快乐啊!

    “我签,我签!”

    王之垣哭嚎着。

    他最终还是敌不过自己的懦弱。

    “我就说嘛,王家肯定不是奸臣的,来,见峰公,在这上面签个名就行。”

    杨丰满意的指着檄文上的签名处说道。

    可怜的王之垣老泪纵横,用颤抖的手拿着笔,哆哆嗦嗦地在那里写自己的名字,就跟签自己的卖身契一样,他可是山东议事会会首,他签了名就是带头起兵反杨了。不过他抖归抖,终究是练了一辈子书法,写自己的名字都快成本能,所以倒也没把这份檄文写坏,这可是张至发在杨丰逼迫下起草的,都能做首辅的张至发这份檄文绝对堪比骆宾王。

    杨丰没有注意到,就在他看着王之垣签名时候,一名耆老正在瞪大眼睛盯着他……

    “好,下一位!”

    杨丰拿着王之垣的手给他盖上私章。

    “他是杨丰,他是杨丰,他不是什么杨信,他是杨丰!”

    那名耆老突然尖叫着。

    而且还挣扎着试图站起来逃跑,大殿内瞬间一片寂静,所以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向杨丰。

    杨丰茫然的站在那里……

    “砺斋公,您就算不想签字,也不用编如此荒谬之理由。”

    张孔教无语的说道。

    然后周围那些士子们立刻哄然大笑。

    “他真是杨丰,我在京城见过他,他真是杨丰,我真见过他,你们要相信我,他真是杨丰,他真是杨丰!”

    前翰林周如砥焦急的喊道。

    杨丰很无语地一摊手,然后那些士子们笑得更欢乐了。

    可怜周翰林很无助地在那里喊着,还拉着旁边一个士子,焦急的向他们说出真相,但收获的只是嘲讽的笑声,毕竟这种说法太荒谬了,很明显就是周翰林不想签名,故意用这个来搅乱人心。他这种做法可以理解,毕竟即墨周家就在胶州边上,签了名之后红巾军登陆直接去抄家了,为了保住家业,有点不择手段也是正常的。

    但是……

    大家都是明白人,不会相信他的。

    这种鬼话都信,真以为大家几十年诗书白读了。

    当然,杨丰肯定目的不纯是必然,这个大家都清楚,他一个南方人跑到山东带头举义,还不就是为了把山东拉下水?

    可是现在对于山东这些儒生来说,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必须下水!

    杨丰都已经打到门口了,他的大军已经开始进攻郯城,一旦他打进山东,最后分田地,废科举,这些儒生们难道还有活路吗?

    邢玠等人的计划,就是一旦掰手腕失败,以后山东就躺平,任由杨丰摆布,反正这些顶级世家利益就算有损失也可以接受,但他们这本质上就是出卖这些普通士绅,用这些人失去一切,换取杨丰放过他们。但这些普通士绅也不可能甘心认命,既然现在江西士绅想拉山东下水,那就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南北真正齐心协力。

    然后把河南和北直隶拉下水,最终变成整个大明士绅围剿杨丰。

    天下共击之。

    所以现在也不仅仅是这些儒生,青州那些大小地主们都在外面等着呢!

    “下一个,古亭公,该你了!”

    杨丰朝赵焕说道。

    后者悲愤的看着他……

    “赵家可是掖县,离着青州能有多远?”

    杨丰说道。

    “步行也就七天,骑马也就三天,都用不着如此麻烦,掖县忠义之士还不缺,弟与毛家兄弟颇有交往,一封书信过去,想来毛家兄弟就带着掖县忠义把赵家抄了。”

    单明诩笑着说道。

    “毛家是?”

    杨丰问道。

    “世宗初年首辅毛文简公。”

    单明诩说道。

    “哦,这是忠臣之家,一定不会放过这些奸臣的。”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看着赵焕。

    赵焕悲愤的拿起了毛笔,同样用颤抖的手签名。

    杨丰满意的看着他,然后抬起头寻找下一位,却正好看到张至发,张至发正像看着一个恶魔般看着自己,杨丰立刻露出一丝恶魔般的笑容,然后一直隐藏人群中的杨彪悄然靠近张至发。后者惊愕的转头,杨彪笑了笑,手中短剑正好顶在张至发腰间,张至发哆哆嗦嗦地随着他转身,两人一起向外走去,附近几个穷秀才疑惑地看了看他们。

    “守,守诚兄,我去看看外面情形。”

    张至发艰难地挤出笑容说道。

    “有劳圣鹄了!”‘

    杨丰说道。

    然后张至发就这样被带走了。

    “他是杨丰,你们要相信我,他真的是杨丰啊,他是杨丰啊!”

    周翰林还在跟个祥林嫂一样絮叨着,恍如给他们的伴奏。

    而那几个士子也没多想,继续看着下一个倒霉的,下一个是傅光宅,他倒是还算认清现实,毕竟脸都快被打成猪头了,可怜他是最冤枉的,他明明是这些士子一伙的,结果数他被打得最惨。他拿着毛笔,一边口齿不清的絮叨着,一边在那檄文上签名,然后再下一个是公家邻,这些鼻青脸肿的耆老们,就这样一个个在这份檄文上签名。

    杨丰把剩下的任务交给宋继登,然后自己走出去,很快找到了被关进小黑屋的张至发……

    后者吓得直接跪倒了。

    “圣鹄老弟,这是干什么?”

    杨丰阴森森的说道。

    “辽东……”

    “嗯?”

    “守诚兄,你就放过我吧!”

    张至发哭着说道。

    “圣鹄老弟,咱们是朋友,什么放过不放过的,杨某对朋友一向是讲义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至今还没有哪个朋友说杨某不好的,杨某对待敌人的确手段严酷了些,可对待朋友真无可挑剔啊,那么你是我的朋友吗?”

    杨丰问道。

    “当,当然是。”

    张至发笑得跟哭一样。

    “那就是了,既然咱们是朋友,你还说什么放过不放过,赶紧起来吧,让人家看见有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杨丰说道。

    张至发哆哆嗦嗦地站起来,杨丰还帮他掸了掸土。

    “去吧,去帮着宋先之,另外为了圣鹄的安全,就让杨彪安排两个兄弟跟着保护圣鹄。”

    杨丰说道。

    张至发如蒙大赦般赶紧出去了,然后两个跟着杨彪的士兵也跟着。

    “大帅,要不要……”

    杨彪做了个弄死的动作说道。

    他和那些所谓的土匪商人全是红巾军,实际上五千红巾军都在分批混入,不过还有一部分在前面等着,杨丰要搞事情当然必须有军队可用,这些红巾军里面甚至还有部分原本的闻香教徒,都是对山东情况很熟悉的,而顺天的红巾军骑兵也已经在天津待命,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快速南下。

    “不用,他是聪明人,聪明人不会做傻事的。”

    杨丰说道。

    要相信张首辅的智慧和节操……

    张首辅从来都不是那种容易冲动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