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八四章 打死你这儒奸

作者:木允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

    青州府城益都。

    “扶明除妖,以血卫道!”

    “扶明除妖,以血卫道!”

    ……

    震天的吼声响彻城门前。

    “这,这,简直无法无天!”

    山东议事会会首王之垣嘴唇哆嗦着说道。

    如果不算衍圣公这个更多招牌性质的,那么济南府新城也就是桓台王氏目前算是山东第一大世家。

    无可匹敌。

    邢玠都没法和王家比。

    王之垣的儿子王象乾这时候总督宣大……

    虽然宣大这时候已经算藩镇,但这个总督军务还是要有的。

    然后王之垣的弟弟王之猷,之都,侄子象坤,象蒙,象斗,象节,象恒也全都是进士,全都在各地为官,其中王象坤就是现在的山东左布政使,而他本人这时候已经算是告老,毕竟他都七十了,而在告老前是户部侍郎,平生最大政绩是在当湖广巡抚时候杀了在封建时代搞公社的何心隐。

    而现在他这个山东议事会回首,或者说山东士绅盟主正在面对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

    在青州城外人山人海,最前面是一片青色,几乎聚集了大半个青州,再加上沂州,甚至部分莱州府的,总共超过一千士子,全都在那里振臂高喊,而在他们后面是数以万计的追随者,这些忠义们堵了青州城门,在用这震天吼声来逼迫他和议事会公开举义……

    “见峰公,那逆贼杨丰倒行逆施,祸乱天下,残害忠良,弑君谋逆,甚至欲灭我儒家,废除科举,以异端邪说毁我大明盛世,任由他肆虐,则大明亡,天下亡,道统亦亡,阁下身为山东士绅之首,大明三朝元老,为何至今不肯举义?

    阁下是忠臣就应为国锄奸。

    阁下身为儒家弟子就应以血卫道。

    如今首鼠两端,难道就不畏天下忠义?”

    他认识的年轻举人宋继登在那些青色前面义正言辞的质问。

    “见峰公,我山东乃圣贤故里,忠义之地,断不能容奸佞,若见峰公真是与那逆贼同流合污,难道就不怕忠义之士抄了新城王家?”

    另一个举子单明诩喝道。

    “抄了那些奸臣家!”

    “抄家!”

    ……

    青色里面一片吼声。

    抄家,抄家什么的最好了,穷秀才们现在就喜欢抄家。

    王之垣一脸忧郁地扭头走进城楼……

    “青州府学的同学们,你们还在等什么,那逆贼都已经下令废除科举,拆毁文庙,我等儒家弟子唯有以血卫道。

    扶明灭妖,以血卫道。”

    ……

    外面吼声继续。

    王之垣阴沉着脸走进去关上门。

    “镇压,决不能让他们这样闹下去,还有那个杨信,必然是江西人派来故意闹大祸水北引。”

    议事会耆老赵焕说道。

    他是李如松好友,前南京刑部尚书,不过杨丰出现时候已经因为政治斗争辞官在掖县老家,这几年因为李如松成了辽东王,掖县赵氏凭着当年老交情,几乎控制了山东和辽东的贸易……

    那银子赚的银山一般。

    山东境内的人参基本上都是他家销售的。

    和杨丰拼命?

    那银山一样的家业不都便宜别人了?

    “镇压?你赵古亭想对着士子开炮?那你与杨丰有何区别?此辈无非为保我儒家道统,难道这也有罪?你想遗臭万年?”

    另一个耆老东昌傅光宅怒道。

    “不镇压难道让他们继续下去,冯家灭门之祸难道还想让他们继续?”

    耆老左之宜怒道。

    “那又如何,谁敢下这命令?”

    耆老公家邻叹息着说道。

    “诸位家皆远离此辈,自然可以在此做好人,可就不怕这些人闹大了,诸位家乡士子跟着一同闹起来?”

    耆老韩萃善冷笑道。

    “约庵公这是何意,难道我辈皆自私自利者?”

    傅光宅怒道。

    他明显是被韩萃善戳中心思了。

    他是东昌人,公家邻是蒙阴人,他家太远不用担心,蒙阴已经过去了,不可能回头闹,但韩萃善家可是淄川,不镇压下来,这些士子就跑他们家了,同样王之垣也是这种心思,而赵焕和左之宜是在沿海的,一旦和杨丰撕破脸,在胶州登陆的红巾军直接去海阳抄左家,从天津南下的红巾军直接去抄掖县赵家,更何况赵家,左家都是和南北贸易的。

    大家利益不同,这屁股自然不是一边的。

    “都别吵了,避免与杨丰撕破脸乃是之前商议好的,如今这些士子胡闹不能纵容下去,邢昆田此前早就交待好了,无论如何不能给杨丰口实,咱们如今还有退路,真要闹大了就没有退路了,决不能让他们闹起来。”

    王之垣终究下定决心。

    “那见峰公请下令新军开火吧!”

    傅光宅冷笑道。

    山东士绅也已经编练了两万新军,其中五千就在青州。

    而剩下的一万在胶州,杨丰的一个混成旅会在那里登陆,这一万新军是去盯着的。

    还有五千在登州跟着杜松备倭。

    后者被任命为山东总兵,然后专门负责在登莱备倭,毕竟倭军这时候还没从朝鲜撤军,倒是江浙的水师联军已经到达朝鲜,并且迅速占领济州岛,然后向前又占领朝鲜沿海多处岛屿。期间和倭国水师发生几次规模不大的交战,后者的老式战船在那些新式炮舰,尤其是那四艘横海船面前毫无抵抗力,甚至出现过一艘横海船,仅仅一轮侧舷齐射就轰沉一艘倭军主力舰的纪录。

    倭军水师已经不敢出港迎战。

    所以朝鲜和倭国之间的海上联系已经被切断。

    不过山东沿海的危险依然没解除,毕竟这时候已经是冬天,倭军战舰仍然可以乘着北风随时到山东半岛。

    当然,主要是杜松要回避这场战斗。

    山东士绅和杨丰掰手腕,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不可能在胶州挡道,去登莱沿海躲着看热闹而已,毕竟这两年山东士绅伺候他也很尽心,做人要讲良心,不能在这时候落井下石,当然也不能帮山东士绅抵抗杨丰,他又打不过杨丰,肯定要躲得远远的。

    王之垣瞬间哑了。

    下令?

    下令是要遗臭万年的。

    这不是对付泥腿子,直接上排枪招呼,这全是士子啊!

    全是见了官都不用跪的圣贤弟子,全都可以说是山东士绅未来希望所在,大家都是一个阶级的啊!

    他下令开枪?

    别说他,以后王家都遗臭万年。

    “老朽,老朽……”

    王之垣张口结舌。

    蓦然间外面一阵欢呼……

    “怎么回事?”

    王之垣转身打开门喝道。

    “老爷,城内府学的生员们打开城门了!”

    一个军官说道。

    “呃?”

    王之垣吓得赶紧跑出门,然后转头向里,就看见府学的生员们正在城门内欢呼着。

    “混账,你们为何不阻拦!”

    他对着下面怒吼道。

    下面一个将领忧郁地看着他,但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阻拦?

    他们怎么阻拦?

    朝这些尊贵的文曲星们开火吗?

    你下令可以,你不下令我们谁敢打这些老爷们?

    王之垣恨恨的看了他一眼,但这时候一切都晚了,就在那些府学生员们的欢呼声中,外面的士子们蜂拥而入,为首的一个陌生士子骑着马,然后刚进城就转头看着上面,正好和他四目相对,王之垣突然一哆嗦……

    “快,这些那些奸臣们都在上面!”

    那人喊道。

    然后那些跟着他进来的士子们,立刻就像愤怒的野狗般,呐喊着冲向登城的马道。

    “同学们,让这些奸臣知道忠义的力量!”

    那人在后面像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般吼道。

    王之垣吓得转头就跑,但紧接着一群穷秀才就冲上城墙,而从城楼内出来的傅光宅等人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就被穷秀才们揪住,其中一个毫不犹豫的一耳光抽在傅光宅脸上。

    后者的方巾立刻被打掉了。

    “打死你这儒奸!”

    那穷秀才还在怒斥。

    “别打,傅某乃忠臣,别打,我是一伙的……”

    傅光宅惨叫着。

    但这时候谁知道他喊什么,那些愤怒的穷秀才们逮着谁打谁,武力值简直已经到了让孔夫子都满意的地步。

    其他耆老吓得四散奔逃,不过他们的年龄都普遍偏大,五六十起步的,自然不可能和这些年轻秀才比,很快就一个个被追上,然后被穷秀才们围住,一个个惨叫着抱头蹲在那里,头顶一个个拳头巴掌落下。城墙上的新军们面面相觑,想上前营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毕竟这些士子对于他们来说,那都是高高在上的主子。

    “混账,快救我!”

    被一群秀才围殴,胡子都被扯落不少的王之垣高喊着。

    而且他还伸出一只手。

    “快,快救人!”

    一个将领这才醒悟,赶紧朝手下喊道。

    就在同时还算年富力强的韩萃善从人群中爬出,拼命向最近的士兵跑去。

    但后面一个秀才伸手抓了他一把,老韩被扯着向后倒下,话说他们可是在城墙上面,撞在一起的两人同时向旁边歪倒,旁边内侧矮墙并不高,完全不能为他们提供遮挡,然后两人就那么惊叫着一起翻了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