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章 女人

作者:可大可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朱达贵刚回到房间没多久,景神仙就到了他的房间。

      景神仙的语气和神态比原来更加恭敬:“朱先生,还没休息吧?”

      “有事吗?”

      “刚才金吓醒让我和他合作,一起赢你的钱。”

      “哦,怎么个合作法?”

      “我看到你的底牌后,给他发暗号,赢了钱后,我三他七。”

      “你告诉了我,不怕得罪金吓醒么?”

      “我宁愿得罪金吓醒,也不想得罪朱先生。”

      景神仙这是内心话,今天晚上他既见识了朱达贵的实力,也知道金吓醒输给了朱达贵。既然朱达贵比金吓醒强,自己为何要舍弃强者,而追随弱者呢?

      金吓醒在赌界虽然有很高的声望,可一向高傲,要不是因为朱达贵,他是不会跟自己做什么交易的。

      朱达贵赞许道:“很好。”

      “明天朱先生需要我配合,随时愿意效劳。”

      “你就帮忙推筹码就可以了,端茶倒水有人做的。”

      “那就不打扰了。”

      景神仙走出朱达贵的房间后,马上用手机给金吓醒发了条信息:“初步取得朱达贵的信用,明天合作愉快。”

      朱达贵确实赢了金吓醒的钱,可他凭的是运气。一个人的赌运好,神仙都挡不住。金吓醒是赌界前辈,比景神仙要高一个等级,如果能进入他的圈子,对景神仙来说,无异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可他并不知道,他与金吓醒商量的细节,早在朱达贵的感应之中。

      如果他们距离朱达贵一百五十米之外,或许刚才景神仙没有任何表示,还有可能瞒过朱达贵。他们这样的沟通,等于向朱达贵坦白。

      “朱达贵,你现在可以过来谈事了。”

      朱达贵正准备取下耳麦,突然收到方婧雅的声音。

      朱达贵见到方婧雅后,笑嘻嘻地说:“有什么指示?先说好,我已经尽了义务了。”

      方婧雅冷笑道:“你今天赢了一点五亿,要不是配合我们的工作,你能赢到?不想配合了也行,把钱上交国家吧,可以给你发面锦旗。”

      刚才朱达贵在下面,公然承认吃软饭,还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语,她可都记着呢?朱达贵是个小财迷,就让他一无所胡。

      “交给国家不行,要是交给你保管就可以。”

      黄志益解释道:“今天的任务失败了,明天你的任务是继续跟住郑若拙。”

      年轻人的事情他不参与,方婧雅要收朱达贵赢的一点五亿,法律当然是禁止的,可他们如果是小两口的话,就没问题。

      朱达贵说道:“我跟郑若拙约好明天的牌局了,跟着他没有问题,大不了他上厕所我也上厕所。”

      在赌场不要说跟一个人,就算是跟一只蚂蚁,他都可以胜任。

      “你看看这个人,如果明天他出现,你就说要杯红酒。”

      黄志益递给朱达贵一张照片,这是一张半身照,膝部以上都拍到了。

      朱达贵仔细看着:“没问题。”

      方婧雅突然说道:“他带了硅胶面具,甚至也带了美瞳,你要注意的是他的手,他左手无名指有一道指痕,应该是一直带着戒指。”

      她虽恨朱达贵,但工作就是工作,不能有任何差错。

      朱达贵突然说道:“这个人怎么感觉怪怪的,越看越不对劲,你看他的手,还有腿,腰。黄叔,你觉得像个女的吗?”

      方婧雅疑惑地地说:“他有喉结,怎么可能是女的?”

      虽然如此,她却凑过去仔细看着照片。从接触这名接头人开始,她就一直认这这是名男子。朱达贵一提醒,她才发现,确实有可能是女的。

      作为一名女性,她对同性有着天然的熟悉感。朱达贵一提醒,她就觉得有可能。至少,不能排除接头队是女性。

      朱达贵说道:“喉结可能是假的嘛,你不是说她带着硅胶面具么?脖子这一块根本就是假的吧。”

      是不是女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感应,可以穿透任何物体。这个女人胸口可以停飞机,身材也苗条,很适合女扮男装。

      “我看看。”

      黄志益接过照片,仅凭一张照片很难分男女。不管是不是女的,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朱达贵说道:“你看看这大腿,男人的腿没这么细的。”

      知道了结果,再寻找证据,自然要容易得多。照片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往女人身上联想。

      方婧雅冷嘲热讽:“你对女人的大腿还挺有研究嘛。”

      朱达贵摸了摸鼻子:“我只是就事论事。”

      “哼。”

      “黄叔,没我的事我先回去睡觉了,明天可有几个亿的项目在等着我,可不能失误。”

      朱达贵赶紧撤,与女人讲理,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

      方婧雅冷哼道:“你早晚会毁在赌上。”

      “小赌怡情,大赌养家,我们以后能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全靠明天的手气了。老婆,晚安。”

      没等方婧雅发飙,朱达贵逃也似的跑了。

      “小雅,别追了,还是说说这个人吧,他还真有可能是女人。”

      黄志益连忙拉住方婧雅,刚才朱达贵在他不好多说,但现在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方婧雅倔强地说:“有可能是女人,但未必就是女人。”

      “你跟‘他’有过接触,现在回想一下,有什么异常吗?”

      黄志益无法肯定对方的性别,但如果对方真是女性,对下一步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

      方婧雅很快恢复往常的冷静:“先看看照片吧。”

      她拍的影像资料像素很高,放大之后能看到一些细节。

      很快,方婧雅就发现了端倪,此人的指甲有清洗过的痕迹。另外,此人走路时,确实有些别扭。一个穿惯了高跟鞋的女人,突然让她穿着男式皮鞋,还要用男子的步伐走路,确实有些怪异。

      “她可能真是女人。”

      方婧雅经过仔细分析,终于得出结论。

      黄志益笃定地说:“她入境时,一定用的是女性身份。”

      如果她入境时用的男人身份,现在恐怕就要用女性身份出现了。

      方婧雅说道:“我马上查近期进入澳门的女性人员。”

      黄志益感慨地说:“这个朱达贵,观察力还真是敏捷。”

      方婧雅没好气地说:“他那是好色,一看到女人眼睛就转不动了。”

      黄志益调侃道:“小雅,一说起朱达贵你就咬牙切齿,要注意哦。”

      方婧雅脸上一红:“哪有?老黄,我可是被他欺负的,你可不能站到他那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