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7章 袁军旗威风凛凛

作者:real觅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风萧萧,吹的袁字大旗猎猎作响!

    这旗帜当真是迎风飘扬,十分帅气。长九尺九寸,金色丝钱织就一个袁字,当真是帅气非凡。九是极数,金丝线更是帝王绣龙袍时才用得上在黑色纹理里镶边所用之线。而此时,却用在了战旗上!那竿都是极粗的金属制成,要几人合力方能移动着走!而它也有专属的战车,是专门用来装着这面旗的。

    这面大旗,可比曹军的,比之吕氏大军的,体面,漂亮,潇洒数十倍以上!

    旗如人面,旗是军队的脸,是招牌和震慑,而人脸是人的体面。

    曹操一直也挺节俭,每顿吃食也并不多,他得做出表率来,所以并不会在旗上如此张扬。他要的是实权。

    至于吕娴就更是了。

    她可能为了吕布,弄些花花绿绿,红红粉粉的线给他织战袍,但要她将每面吕氏战旗都用这些珍贵之物织就起来。

    对不住。她真的抠,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所以,此时这面旗帜在高高的营前一迎风施展,抖动着它的精神,再配合上马鸣嘶嘶,营帐数里的背景,它是那么的威风凛凛,精神抖擞!

    这就是袁绍军的精气神!

    此时正是他们志得意满的最盛之时,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繁盛。仿若一切皆在麾下。

    现在的袁绍有这个资本自负!

    灭公孙瓒并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袁绍的实力,是极强的,而公孙瓒照样不弱。能在与之对战之中,将其全歼,而统一四州,袁军并不是草包。

    相反,他们将者如星,能人无数,谋士如云,这一片走了,那一大片又全涌来了。数不可胜数。所依附于他的士族豪门,更不可胜数!而但凡大家族所拥有的资源都是极盛的。他们用依附和送钱送粮换来庇护和尊贵地位,献媚讨好自然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曹营缺粮,可是袁绍却不缺!甚至是有的是。送他粮的人多,而得了公孙瓒的积累又是一桩大收益。自然不缺。

    他若是能耐着性子慢慢的耗,慢慢的拖死曹操,袁绍足以能够真正的拿下整个北方!

    而此时的曹营是极缺粮的。吕氏也将缺未缺。虽一直经营的很用力,但也只是堪堪够用,若是真的耗个五年八年的,不说粮缺不缺吧,但这长途运输粮草这一桩事,就能耗去多少资源。是个苦力气!

    吕营斥侯潜在枯草丛中,隐蔽在远处。他们并不敢靠的太近,所以入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这面旗!

    旗是最先抢眼的,也是最入得人眼的!

    那面金旗,像是从云端竖立的那么威风,若说该怎么形容斥侯心中的震憾,相当于花果山的小猴看到悟空金冠时的震慑,或者说是悟空初入天宫时,看到的那种完全无法想象的繁华,那种威仪的震撼。

    现在这斥侯也是如此,仿佛山中野猴进了闹市,震惊的说不出来话!

    如今袁绍之势,威仪已隐隐自比于天子之仪。天子威仪,自然是能够震慑小民而不敢叫人冒犯的。旗是一,乐是二。所以可以想见,从未见过这一面的斥侯心中的震憾。

    旗虽不能代表一切,然而也已经算是代表了这冰山一角。况且这旗底下的令人惊惧的实力,才是最令人恐惧的!

    斥侯观察着这动静,心中略有些迟疑!

    他有些担心,赵将军真的能撼动这么庞大的实力吗?!

    他缓了一下,静了一会心,然后伏在地面上,听着马蹄震动的声音,当真是兵强马壮,而且数量很多。只是细听之下,略有些杂乱。

    隐隐的还能听到马嘶鸣的声音,透着欢快!

    是袁营的人在跑马,遛马!

    至少可以放心的是,袁营现在确实是无所防备,很放松的在守营。

    斥侯见到处都是动静,根本不敢太靠近,只能远远的这样观察了一会。听着声音辨别了一下他们扎营的方位。

    能做斥侯的都是有所特长的,而且要很多的特长才可能。

    不然西游记里为什么会出现千里眼和顺风耳呢?!他们就是斥侯营的主将那种!

    第一要会隐蔽,隐蔽能力差的,其它特长再好,也是必死无疑,活不长。第二便是要耳朵和眼睛一定要好使。第三,便是要培训之时,要会判断分析。有时候八面埋伏,是真的没有办法做到近距离的去观察敌情。尤其是现在先锋营出动在即,倘若因为斥侯而暴露了,那可真是最大的乌龙!

    所以,便是斥侯营的人做事也是要就事论事的,绝不可能在战前太过造次。他们的使命不仅仅只是获得敌情,更重要的其实是,不要暴露自己,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保护。

    所以斥侯根本没有久留,大致的判断了一下方位,然后鸟悄的跑回了,去回禀赵云。

    赵云带着人,已经到了近在咫尺的距离,现在只剩下时机了!

    现在全营上下都很紧张,因为隐在的这个坡后面并不保险,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袁营出来巡示的人发现!所以,这个时机就很重要。

    其实若是晚上,还能更好隐蔽些,现在却是午后啊。偏偏是最亮的时候,一有点动静,就可能有所变故。

    现在全营上下都是整肃一心,绝不敢发出很大的动静,马也是衔着口的,只是不能嘶鸣,马儿此时也确实是有点烦躁了!

    将士们的心也如此,哪一个不躁?只敢吃点冷饼子,喝点水,在事成之前,绝不敢轻忽大意。

    便是祢衡也因为紧张,疲累,还有担忧,此时那层怒意和憋闷也暂时隐去了。人在累极,忧极的时候,是顾不上那些其它的情绪的!

    斥侯终于回来了,众将都围了上来,蹲在赵云身后。

    斥侯递上画的粗略图纸,道:“营地大致分布是如此,但并不确定还有没有其它哨营或是粮草营。兵马,约有八千到二万之间。营地相连在呈给将军的图上。”

    赵云道:“辛苦了,休息去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