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六十四节:仙的魅力

作者:糊涂少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成杰从酒库之中拎出了十二坛御酒,便直奔太医院而去。

    “喜御医,看看这十二坛宫廷玉液,可足够犒劳你这神医?”

    李成杰找到喜临风之后,笑问道。

    “十二坛,哈哈,足够足够。”

    喜临风见到李成杰这次不是空手而来,而是带着他嘴馋许久的宫廷玉液而来,可谓是欢喜至极,说话的腔调都是陡然发生了转变。

    “李大人,请稍等片刻,等最后一炉丹药出炉,便可交给李大人了。共做了十人份,应该足够李大人分发了吧。”

    喜临风接过那十二坛御酒,喜笑颜开的说道。

    “十人份?喜御医,帮忙多做一人份的吧,本官可能需要十一人份的。”

    李成杰闻言,略加思索而后说道。

    “十一人份?”

    “嗯,也好,那李大人稍等,我再去加点药材。”

    喜临风闻言,欣然应下。现在御酒在手,别说再加一份,就是再加十分,喜临风绝对也会加班加点的制作出来。

    ……

    就在李成杰等待喜临风制丹的同时,在翰林院之中静心养神的缘自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在孔学礼的学堂静心室之中,缘自新深呼一口气,觉得自己的身体浑身舒畅无比,而待缘自新睁眼之时,旁边的孔学礼已然不见了踪影。

    缘自新见状,缓缓起身,推开门之后,走出了静心室。

    “出来了?感觉如何?”

    待缘自新走出静心室之后,孔学礼放下了手中的书卷,微笑着问道。神情和蔼,语气温柔。

    “老师,学生感觉此刻的心,是前所未有的平静。静心之中调整呼吸,隐约之中感觉似与这天地产生了奇妙的联系,像是无声之中的共鸣。学生更是感受到了几分仙力在体内游荡。”

    缘自新对着孔学礼躬身行礼之后,缓身说道。

    “生命在于运动,可在动前却必思静。静而后动,方能事半功倍,无往而不利。”

    孔学礼,沉声说道,目光深邃,上下打量着缘自新,看着缘自新的面色逐渐的红润,与他来时有了极大的改观,孔学礼也是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老师,虽然不修仙,可对这世界苍穹万灵的领悟却是极为透彻。学生佩服。”

    缘自新此话不是恭维,而是完全的有感而发。只因刚才在静心室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妙不可言。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大道万千,你们修仙修道是为修行,殊不知读书也是一种修行。”

    “我不修仙,是不喜那纷扰的世界,但是我亦对仙,心向往之。我认为,仙不一定要争,要抢,要靠那一身的仙力修为。读书亦可登仙。”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书读的多了,走的路自然也就多了。见多识广之后,万法皆通,举一可反三,观一可通万。我的道在书中,我欲求的仙也在书中。”

    孔学礼笑着说道,而后缓缓低头,再次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之中畅游。

    “学生受教,学生告退。”

    缘自新见状,缓缓躬身,弯腰之后静待三息,之后起身,慢慢的向学堂外走去。看着缘自新的步伐,无人不想赞叹一句,好一个“云淡风轻”,好一个“闲庭散步”。

    缘自新推门而出,只见刚才带他来的那位内院弟子,还等在门外,他将书卷盖在脸上,犹如看书倦怠之后,如此盖着,躺在青青草地之上,小憩一般。

    缘自新本没想打扰,不料他刚走出一步,那位内院弟子,便是将书卷从脸上拿下,整理好之后,收入袖中,缓缓起身,对着缘自新躬身行礼道:

    “先生,您现在可要去藏书阁内?”

    那弟子起身问道。

    “是,这是孔掌院的令牌,我自行前去即可。”

    缘自新闻言,也是微微行礼,而后回道。

    “老师竟然将自己的掌院令牌交给了先生,看来先生应是在下的前辈师兄。师兄重归翰林,师弟又怎敢怠慢,还是师弟引师兄前去吧。”

    那内院弟子看到缘自新掏出了孔掌院的令牌,面色之上略有惊讶,言语之中略有奉承之意,但是那弟子语气平淡,可能单纯的只是对那令牌的尊敬。

    “好,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师弟了。”

    缘自新点点头,看着那弟子正在极力得到掩饰对这块令牌的狂热,缘自新知道,在内院弟子之中,老师便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所以他也没有拒绝。

    “那,师兄,这边请。”

    那弟子小跑两步,走到了缘自新的身前,躬身引路道。

    “有劳。”

    缘自新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紧跟在那人的身后。

    “师弟,师兄冒昧的问你一句,刚才你那是在看书吗?”

    缘自新看着走在他身前的那位师弟,忽然的便想多问一句。若是刚才他睡着了,是绝不可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的。

    “回师兄的话,刚才我并不是在看书,而是在学习。”

    那弟子轻声回道。语气平淡。

    “不是在看书,而是在学习?此话怎讲?”

    缘自新闻言也是一愣,反问道。

    “老师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可这本书,师弟已然看了千遍,却始终不明书中道理。我曾与老师,和众多师兄一起探讨,每个人的见解却都是不同。彼此之间谁也不能说服对方。”

    “即便是老师,对这本书上所讲,也不能给出绝对的注释。这可能就是书卷的神奇,与奇妙之处吧,明明所有人都能看懂,看的都是相同的文字。”

    “但是同一卷文字,所带给人的感悟不尽相同。故而师弟刚才是在感悟那本书,用心去学习那本书,试图将自己完全融入其中,去感受一二。”

    那弟子闻言,欣然说道。他们那些读书人,平生最大的心愿,可能就是能与有学之士多多交流自己读书的体验与感悟了。

    “那倒是师兄出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师弟学习了。不过师兄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书,竟然能难住老师?”

    缘自新闻言,对那弟子所说十分好奇,故而笑问道。

    “此卷书,只是一本残卷,其上所写是一女子,爱花痴狂,情到深处,于春天同百花一同绽放起舞,她似花中仙子一般,美到不可方物,俏到妙不可言。”

    “可,春夏之后,谁人也逃不过秋的凋零与冬的沉寂。那女子如花一般,人生起伏跌宕,命运多舛,实在叫人叹惋。故而,在秋而入冬之时,将自己与落花合葬。”

    “期待,下一个春天,自己能与花草一般,有新的生命绽放,再现盎然的璀璨。”

    那内院弟子,缓缓的向缘自新讲述着书卷之中的故事,神色扭转变化,似为其迷,为其痴,为其狂,为其悲,为其哀,为其伤,百感交集,可见其心中迷惑。

    声音跌宕起伏之中,波澜丛生,缘自新竟也听得入迷,忽的,他又想起了“泓儿”,不知不觉又红了眼眶。

    不过伤悲总是一时,最后缘自新的嘴角之上还是挂起了淡淡的微笑,只因“李卿卿”还在家中等他归去。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那弟子看到缘自新的样子,颇有一番感同身受的感觉一样,悠悠一叹而后,洒然说道。

    “这故事,我有些印象。那女子或许是想为自己与那一样可怜的“残花”一同营造一个逃避世俗泥潭的堡垒,让自己不被世间的污浊所污染。”

    “其中污浊,所指甚多。此书为残卷,故事看起来,总有些残缺,故而人人见解,各有不同。”

    “我想,师弟不如换一本书去研读。俗话说,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此女子,被情所困,而师弟你情窦应是还未全开吧。如何能懂?”

    缘自新朗声笑着说道,看向那师弟的时候,眼神之中有种莫名的情感。

    “那师兄可懂?”

    师弟见状,反问道。

    “我亦不懂,我一生求道问仙,逆天而行,何时会选择委曲求全,自绝而亡。把希望寄予下一个春天,还不如握紧双拳,自己搏出无上人生!”

    “仙自有仙的魅力,你能懂吗?”

    缘自新微笑着,扭头问道。

    “师兄果然非凡,师弟愚钝。”

    那弟子看着缘自新赞叹了一声说道。

    “老师说了,读书也是一种修行。世上谁也无需妄自菲薄,挖掘自己的一技之长,人人都有安身立命之本。”

    缘自新缓缓的说道。

    “师兄,这便是藏书阁了,请。”

    说话间,那人已经带着缘自新来到了藏书阁前,躬身将缘自新请入,而后缓缓的替缘自新关上房门。

    缘自新进入藏书阁之后,三本书自然的亮起,一本书所散是湛蓝色的光芒,一本书所放是金色的光芒,一本书所慑是暗黑色的光芒。

    缘自新信步而来,淡淡的扫了一眼前两本书,会心一笑,而后直接迈步走入了那第三本书中。

    暗黑色的光芒,顷刻间将缘自新整个人笼罩其中,带着缘自新消失在了此处。

    “老家伙,你来了。”

    缘自新缓步而入,隐约间好似踏入了一条无光的隧道,几乎看不到尽头。缘自新一人独步其中,便听到奥的声音徐徐传来。

    “小奥,我遇到大麻烦了。”

    缘自新笑着说了一声,而后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双腿一软,右手捂着胸口,左手将嘴角的血迹擦除。

    “你的修为呢?”

    此刻,奥似是手提着一盏明灯从隧道的尽头缓步走出。看着缘自新,疑惑的问道。

    “不重要,心还在,一切就都还在。”

    缘自新微咳几声,笑着说道。

    “那你今日为什么选择这本书?当初你进入其中,未发一言,静坐三日后,转身离去,何其潇洒。”

    奥一步一步的走来,似踏在水波之上,随着他每一步踏下,都伴随着粼粼的波光荡漾。

    “前两本书,我已然尽数领悟,刚刚在掌院的学堂之中静思,根本找寻不到帮助我重塑仙基的方法。所以,这本书,才是我的希望所在。”

    缘自新沉声说道,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此处渐生光芒,缘自新的脚下似生出一朵祥云,承载着缘自新缓缓向前。

    忽然,此处变成了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冰冷洁白的雪花偏偏落下。每一片雪花‘砸’落在缘自新的身上,他都会颤抖三分,嘴唇隐有青紫之色浮现。

    “门就在这里,以你现在的修为,即便我不拦你,你恐怕也推不开。”

    大雪纷飞,冰封万里,奥踏雪而来,挥袖之下,一道极为亮眼的冰雪之门出现了奥与缘自新的中间。

    “呼,这里又冷了。”

    缘自新搓着手,嘴唇颤抖着说道。

    “不,是你比从前弱了。”

    奥伸手,将手中那灯盏挂在了冰雪所成的大门之上。那盏灯极为的神奇,外壳只是一道做工比较精细的冰疙瘩,而在其中,有一点星色的火芒来回跳动着,散发着温暖的温度。

    “我这次能不能不推门,人生绕路而行,也是常态。”

    缘自新看着眼前那晶莹剔透的冰雪之门,看着奥脸上那微妙的表情,他微笑着,从门的侧边缓缓绕了过去。

    “老家伙,这可不像你啊!”

    待缘自新刚从门的另一侧转到了与奥的同一侧之时,天地忽然一沉,而后好似斗转星移一般,缘自新只觉一阵冷风卷过,奥便带着那道冰门,再次闪到了缘自新的对立面。

    “一生未走过弯路,现在想走一次,竟然这么难。”

    缘自新抖了抖自己衣上的冰雪,缓缓将手撘在门上。

    “你这次想怎么开门?”

    奥看着缘自新并没有放弃的意思,他缓缓的问道。说实话,奥是真的很好奇,因为上一次,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没有推开这道门,而是将这门撬开了。

    “怎么开门?当然是用手推了。”

    缘自新看着那道冰雪之门正中间的那道门缝,洒然一笑,而后将手按在了那道门缝之上,欲从正中将那扇门推开。

    “哦,那你推。”

    奥点点头,而后比这缘自新的手掌,自己的手抵在了与缘自新手掌相对的那个位置。

    “你不是不拦我吗?”

    缘自新上手之后,那冰冷的寒气顺延手掌,直接刺激缘自新的四肢百骸,引得缘自新一阵剧烈的咳嗽,而后微微抬眼,看着奥,轻声说道。

    “我拦不拦你,你都推不开这道门。既然如此,我想我不应该承担失职之责。”

    奥微笑着说道,不知道是这里天气寒冷,还是奥说话之时,不饰一点温度,缘自新倒吸一口冷气,他的手掌之上已经结出一层冰霜。

    “哎。”

    缘自新叹息一声,缓缓的将手抽回,缩入了袖中,似他的身体已经有些被冻僵,浑身血液流转已经出现了停滞。

    “放弃吧,这里你进不去,还不如去我那里。上次那事之后,本变态抓紧打捞了天泉池水最深处的水魄,现在应该够你我二人好好的洗一洗了。”

    “临死之前,能用天泉池水的水魄洗一次澡,你这一生也就算了没啥太大的遗憾了。”

    奥浅笑一声,他将生死看的极淡,所以对缘自新即将死亡的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的伤感,毕竟“死亡”是奥求之不得的事情。

    “小奥,你知道吗?其实有办法能让我迅速的恢复修为,还能达成你长时间的心愿。”

    缘自新闻言,忽然说道。

    “哦,什么办法?既能解你之威,还能达成我的心愿,快说来听听。”

    奥很是兴奋的问道。

    “那就是将你泡在天泉池水的水魄之中,用太阳之火,将水魄烧至沸腾,然后你自己融化其中,只要我饮下那水魄,定能再塑仙基。”

    缘自新藏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缘自新准备伺机而为。

    “我靠,你这禽兽。你竟然想吃了我!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可以身死,却不能被如此凌辱,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奥听到缘自新所说,竟然陷入了沉思之中,考虑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而后呢喃着,声音越来越大,摇着头拒绝道。

    “哼!”

    缘自新眼见时机已到,而后猛然用自己的肩膀,向那冰雪之门撞去。

    “轰!”

    缘自新刚刚撞在那门上,便是被一股巨力又弹了回来。

    “呸,你这老家伙,竟然想偷袭。还是如此手段,简直过分。”

    奥在沉思之中,见到缘自新竟然猛然撞门,顿时有一种被戏耍了一般的感觉,生气的说道。

    “小奥,我说的都是真的,只不过要把你熬成汤,再喝掉,我也确实有些不忍心。”

    缘自新稳住身形之后,看着奥很是真诚的说道。

    “是吗?”

    奥闻言,反问道。

    “轰!”

    可就在奥反问的时候,缘自新再次趁其不注意,猛然撞击了上来。虽然缘自新的时机把握的很好,但是他依旧没有推开这道门,并且这次他更是被狠狠的弹飞。

    “诶,你这老家伙,省省力气吧。把自己搞的如此狼狈,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吗?”

    奥见到缘自新这次被弹飞,直接坠入了雪堆之中,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雪人。奥缓缓的出声说道。

    “也是哦,这样确实是有些狼狈了。”

    缘自新微笑着起身,而后不紧不慢的掸去那满身的冰雪。却是面色愈发的坚毅,向那道冰雪之门轰然撞去。

    “诶,你这是何必呢?”

    奥好似并不看好缘自新,大呼一声,而后摊手看着缘自新,等着他再次被弹飞。

    “你懂什么?我已经找到了这冰雪之门的平衡点,只要我能打破这平衡,此门必然会不攻自破。”

    这次缘自新没再被弹开,双手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大力的按在那道门的左右两边。

    原来,缘自新刚才两次的冲撞,都不是在做无用的尝试,而是在感受这道门其中所蕴含的冰雪以及力量。

    在缘自新的感受之中,似是已经找到了这道冰雪之门的根本所在。

    “嘶。”

    “难道,这门也有弱点?”

    奥见状,果然见那冰雪之门,发生了略微的颤抖。

    “废话,要不然上次,我如何能撬开这道门的。有的时候智慧比蛮力更管用。所以说,还是需要多读书啊!”

    缘自新说完之后大喊一声,只见那冰雪之门抖动的已经愈发的厉害。

    “你要是真的不凭修为便是将此门推开,我便服你了。我不拦你,你加油。”

    奥看着那道正在剧烈颤抖的冰雪之门,缓步退后了几步,而后看着缘自新的眼神之中满含希望与鼓励的说道。

    “啊!!!”

    缘自新现在修为不再,完全是用这自己肉体的力量,看着缘自新脖子之上根根暴起的青筋,应该是连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

    “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我!”

    “顺为凡,逆为仙。逆天而行,不是说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才去尝试,而是在没有力量之时,也有那种敢将苍穹踏于足下的气魄与勇气。比如此刻,我便是仙!谁人能阻我?”

    “神不可,仙亦不可,何况区区一道冰雪之门!”

    “破!”

    缘自新最后一声暴喝,而后双手同时收力,翻身跃起,一脚飞踹如同流星坠落一般,猛然轰击而上。

    只见那道冰雪之门,犹如银瓶冰镜一般,虽然所含巨力将缘自新陡然弹飞,但是那道冰雪之门也是出现了丝丝的裂痕,而后就在缘自新摔落在地的同时。

    那道冰雪之门,瞬间轰然倒塌,冰棱雪屑崩散,奥双手急挥,将那向他溅飞而来的冰屑全部挡下。再看那道门,果然已经被缘自新踹碎了。

    “他竟然真的能做到。”

    “难道失去修为的他,变得更加强大了吗?”

    奥看着一旁躺在雪地之中一动不动的缘自新,呢喃了一句,而后缓步向缘自新走去。

    “不会死了吧……”

    当奥走过去之后,见到缘自新已然七窍流血,躺在雪地之中一动不动。双眼与双耳之中的血线,流淌在这雪地之中,显得尤为的鲜艳,更添几分恐怖的气息。

    奥呆呆的看着缘自新,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而后缓缓的蹲了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