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27 与人斗,其乐无穷

作者:苦大且仇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一完,不仅兰登和索菲两人愣住了,就连教室内外一大群尾随来看热闹的学生们也都愣住了。

    “我没听错吧?那个呆子刚才今晚上沙文院长要亲自为他授课?”

    “沙文不是有传闻他是人类史上用时最短成为正式法师的学徒吗?如果这样的话”

    “放屁!嘴长在他的脸上,吹牛谁不会啊,我还想今晚上星眸女士邀请我共进晚餐呢。”

    兰登又挠了一下鬓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道,“默文院长为你亲自授课?啧啧,虽然我不太想实话,但你配吗?”

    摊开手四下看着他故意带来羞辱沙文的围观者,大笑道,“你们信他的话吗?反正我不相信。”

    顿时,教室和走廊里一片欢声笑语。

    都已经到了撕破脸皮的地步,兰登也懒得再和沙文兜圈子,从口袋里取出一张请柬,在沙文的脸上扇了两下语气轻佻。

    “今晚你同意得来,不同意也得来,不然的话泰瑟皇子见到你的姐姐一定会非常高兴。”

    着话,他俯下身在沙文耳边轻声耳语道,“既然你们是金花王国被判了叛国罪的逃亡罪犯,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懂吗?乡巴佬。”

    所以你是铁了心想刁难我了?

    沙文见过嚣张跋扈的人,但如兰登这般狂妄自大者,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仿佛自己对他来不过是动动手指就能碾死的蝼蚁。

    不过目前来,似乎事实就是如此,不论是身份背景还是自身实力,他都不如这位三年级的四系亲和才一阶法师。

    而如此劲爆的场面对学院里的学生来,简直比舞台剧和还要刺激。

    法利安家族第一才法师,亲自出手教训勾引他未婚妻的乡巴佬,不用想都知道明学院院刊的头条新闻是什么了。

    沙文似乎一点也不气恼,伸手接过那张请柬,憨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晚上就劳烦兰登学长多多照顾了,还有索菲学姐,能认识你,简直是太好了!”

    傻乎乎的语气和笑容瞬间就把所有人给逗笑了。

    “谁让他去接近法利安的未婚妻,还弄出来桃色新闻,真是活该!”

    “没人敢拒绝兰登学长的邀请,他不是自己晚上要去白石高塔上课吗?怎么这会就改口了呢?嘻嘻。”

    “嘁,我要是兰登学长,今晚非得打断他的第三条腿!仗着自己生好看,看他还敢不敢去找索菲学姐搭讪。”

    兰登整理一下他的褐色礼服衣领,挽上索菲的胳膊微笑道,“那么今晚九点,猫头鹰庄园我们不见不散。”

    傍晚时分,如血的残阳穿透古典棕色木框窗户,将沙文的影子被逐渐拉长,映射在兰登两人离去的背影上。

    教室中,人群依旧对着他充满嘲笑,似乎刚才拿着请柬甩在沙文脸上的人是他们自己一般。

    他把请柬装进口袋,拿好自己的东西,完全无视满教室的笑声与嘲弄,起身向宿舍走去。

    一路走到没人的街角,路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随手把请柬揉成一团丢进去,沙文心道,你请我去我就去?我沙文不要面子吗?

    明着和兰登作对是不可能的,他现在还没有那个实力,不过打太极倒是他的强项,顺便可以找一下默文院长,让他帮自己出面解决一下这件事。

    如果默文拒绝,那他就只能带着夏洛特战略性跑路了,反正在学院里该弄到手的基础学科已经差不多了,大丈夫能伸能屈,一点不慌。

    回到宿舍,夏洛特已经换好衣服,按照计划,他们准备去学院外面找一家还不错的饭店吃顿晚餐。

    一个时后。

    沙文和夏洛特在白石高塔分开,走之前叮嘱她先回宿舍把能收拾的东西收拾一下随时准备跑路,然后就去找高塔里面找默文院长了。

    一般情况下,寻常人没有预约根本不可能轻易见到这位五阶大法师,但他只是和高塔的管事提及自己想见默文院长,出乎意料的非常顺利,似乎默文早就叮嘱过。

    来到顶层,默文的私人实验室依旧充满了刺鼻的防腐剂味道。

    敲开门,他正在解剖一具人类的尸体,身前的防护服沾满血浆,带着一副厚重的口罩,一边忙碌手里的工作一边道,“沙文·瓦伦,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强光魔能灯下,除了实验台以外,其他地方一片漆黑,阴影照射在他的身上,横生出一股阴森之感。

    沙文也总觉的这位院长大人身上带着一种类似于汉尼拔的气质,让人很不舒服,仿佛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抓进去切片,然后做成肉排。

    “默文院长,呃是有一点关于我的私事。”

    “你先在旁边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吧,我马上就好。”

    几分钟后,房间里的灯重新亮起,默文脱掉沾血的工作服和手套,摘掉口罩对沙文笑道,“坐到这边我们吧。”

    等两人坐好,默文双手放在桌子上笑道,“吧,什么私事?”

    沙文摸着后脑勺腼腆一笑,“您知道我和索菲法师,还有兰登·法利安之间的误会吗?”

    默文点了点头。

    随后他就把今下午在教室里发生的事叙述了一遍。

    “所以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呢,我亲爱的学生。”

    沙文知道,想要得到什么东西,总得付出点什么作为代价,更不提请这位五阶大法师替他出面摆平因为索菲的愚蠢而引发的一系列破事。

    “如果您能帮我解决我和他之间的误会,我愿意和学院签订一份有关未来的合约,或许您可能认为我在胡言乱语,但用这种事投资一位未来成就至少都是大法师的少年,非常划算。”

    话的时候,他一直都看着默文的眼睛,但并不能从这位面色阴沉的老法师身上看出什么东西来。

    默文笑了一下,起身打开旁边的柜子对沙文道,“喝水吗?”

    沙文摇了摇头。

    倒上一杯清水,一饮而尽,随后他才道,“关于这件事,其实不用你提出条件,我和法利安家的人一句就行了,但你既然这样,我觉得是不是有点太过狂妄了,年轻人,或许应该让你经受一点挫折”

    他的话没完,沙文就从皮椅上起身,打断他道,“您还记得有关拉戈矿山的事情吗?就如您的友人,阿兰·灰影所,我隐瞒了很多事情,包括我是使用死灵系一阶法术分解射线将那只二阶炼狱狗头人逼退,还有这个。”

    着话,他从背包里取出那瓶炼狱之血放在桌子上。

    “这东西您应该不陌生吧。”

    默文看着沙文如变戏法般徒手拿出一瓶如岩浆般暗红翻滚的血液放在桌子上,面色大变!

    极其罕见的虚虚无系法师才会使用的虚无口袋!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位面带憨笑,看似真憨傻,却又比谁都精明老练的年轻人,心中大震!

    这子

    不仅四系精通,而且已经是一阶法师了吗?!

    而且你的身上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